◈ 

第1章

黎青姝做春夢了!

夢裡,她渾身燥熱,身體酸軟無力,而她手裡摟着一個和她同樣灼熱滾燙的男人。

男人的身體結實又緊緻,手心可以摸到他的肌肉紋理,不用仔細看,她就知道這個男人的身材肯定很好。

她一個母胎單身的大齡女青年頭一次做這種羞羞的夢,想強迫自己醒過來,可或許是夢太真實,又或是男人太迷人,她醒不過來。

算了,做春夢又不犯法,現實中沒男人,難不成還不准她在夢裡放肆一下了?

放棄了掙扎,她立馬變得主動起來,雙臂摟緊身上的男人,抬臉朝着男人的唇吻了上去。

她眼神迷離,看不清男人的相貌,眼前只有一個模模糊糊的虛影,但這嘴還挺好親的,又軟又燙。

她的鼻尖觸碰到男人的鼻樑,感覺得到又高又挺,黎青姝滿意了,做夢睡男人周公還給她安排一個美男,這服務簡直不要太周到。

就是這感覺也太真實了些,做春夢都是這種感覺嗎?

秦錚強撐着最後一點理智,想擺脫藥物控制,可身下意識迷糊的女人突然變得主動起來,手臂將他摟得死緊,那溫軟的唇急切地對他又親又啃。

剎那間,他所有的理智消失殆盡,臣服於藥物的控制,遵循於身體最原始的衝動,與身下的女人共沉淪。

紅燭暖帳,香氣裊裊,床上的兩人驚天動地,都不願臣服於彼此,賣力的展現自己的能力,直到雙雙都精疲力竭。

黎青姝累得眼皮子都掀不起來,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做個春夢也太累人了!

在睡過去前,她感覺自己被一雙結實有力的臂膀摟着,男人低沉又帶着幾分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別怕,我會對你負責的。」

黎青姝沒答話,只心道周公給她安排的這個男人還挺有責任感,然後便陷入沉睡中。

這一夜,黎青姝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有她,卻又不是她。

這是關於一個小女孩的夢,小女孩也叫黎青姝,稍有些家底的地主家的女兒,夢境將她從小到大的事情都過了一遍。

緊接着,夢境一轉,變成了兵荒馬亂的戰場,硝煙瀰漫、災民遍地,災民沖入她的家中,打砸燒搶,她的父母倉皇逃竄,沒有盤纏逃命,便將她賣去了青樓。

青樓中,她容貌嬌艷,國色天香,成了花魁,許多男人千金想買她一夜,她不願接客,便被老鴇打罵管教,直到被老鴇灌下一碗湯藥,送上了男人的床……

翌日清晨,天還未亮,黎青姝感覺到身邊有窸窸窣窣的動靜,常年訓練出來的警惕性讓她瞬間睜開了眼。

她的藥性早已過去,意識恢清明,昨晚的一切歷歷在目,饒是一向鎮定的她此時也忍不住想抓耳撓腮。

卧了個大槽啊!她穿越了,並且還在穿越第一個晚上睡了個男人!

黎青姝,你出息了啊!在現代連男人小手都沒牽過,一穿越,居然上來就睡了個男人!

她忍不住捶床,背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