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黎青姝完全不受影響,前世做手術的時候就有助手給她擦汗,她現在下意識將秦錚當成了她的助手。

待毒血排了一會兒,黎青姝給傷員把了脈,發現毒素排得差不多了,便又開始給他們施針止血。

她手上施着針,又開口吩咐道:「白芷、貝母、赤芍、歸尾、皂角刺、乳香、天花粉,這些藥材,磨粉製成膏狀葯,速度快一點,拿上來給他們處理傷口,還有熬好的葯也趕緊端上來。」

這次,不用秦錚警告,也不用黎青姝爭論,那群小老頭們都搶着去幹活了。

就憑這姑娘這手出神入化的針法,他們服!

止了血,還要處理傷口,火毒虻叮咬的傷口密密麻麻,要先用烈酒擦洗消毒,除了毒蟲叮咬的傷口,他們身上也有不少的被刀劍砍出來的血口子。

黎青姝讓人找來了線,消毒過後便給他們縫起了傷口,這些線是普通的棉線,後期傷口癒合後還要拆線。

現在條件簡陋,只能湊活着先用,等她以後再想辦法弄羊腸線。

軍醫老頭們見現在處理傷口的這些活他們都能幹,立馬上前幫忙,塗藥、包紮,喂葯,一個個可積極了。

黎青姝給最後一個傷員縫完傷口,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此時才感覺頭暈眼花,險些站不穩。

她往後趔趄了一下,立馬跌入一個寬闊溫暖的懷抱,她抬眸,才發現秦錚一臉擔憂的看着她。

「沒事吧?」

黎青姝搖搖頭:「沒事,就是有點累。」

這具身體才十八歲,還是個嬌弱的小姑娘,剛才那般耗費心神又長時間的治療,她這小身板有些遭不住,更別說她昨晚才龍精虎猛的睡了個男人。

秦錚扶着她在一旁坐下,吩咐了人打熱水過來讓她清洗,黎青姝一邊洗手一邊吩咐:「前兩天先給他們喝排毒的湯藥,身上的傷口一天清理一次,兩日後開始服用補血的湯藥。」

「他們晚上應該會發燒,可以用烈酒給他們擦洗腋下、腿彎這些地方,要是溫度降不下來,就差人來找我。」

老軍醫們連連點頭,有一肚子的問題想要請教,可卻見他們的將軍一把將坐在凳子上的小姑娘給抱走了,只留下一句,想問什麼以後再問。

秦錚抱着黎青姝出了治療營帳,見懷裡的小女人勾着他的脖子笑意瑩瑩,他的臉不禁有些發紅,將視線給挪開。

「累的話就先睡一會兒。」

黎青姝點點頭,安心的閉上了眼睛,可嘴角的笑卻還掛着,心裏有些甜,對這個男人越來越滿意了怎麼辦?

……

黎青姝這一覺睡得很久,睡得頭腦發暈,手腳酸軟,要不是屋外傳來孩子的哭聲,她估計還不會醒。

她環顧屋內,發現她所在的地方不是軍營的軍帳,而是屋子,想來應該是秦錚將她送到這裡的。

屋外小孩子可憐的哭聲聽得她蹙眉,其中還夾雜着婦人的謾罵聲。

「又把衣服弄髒!你想累死我啊,天天伺候你吃,伺候你穿,還要給你洗衣服,你怎麼不去死啊,你個賠錢貨!」

黎青姝連忙下床穿了鞋子走出去,打開房門就見院中一個長得矮胖的婦人手裡粗暴的拎着一個才兩三歲的小丫頭又掐又罵。

小丫頭的衣服上沾了灰土,看樣子是摔跤了,可婦人卻嫌她弄髒衣裳破口大罵。

黎青姝看得心中一陣怒火湧起,才那麼點大的孩子,弄髒衣裳再正常不過,既然嫌麻煩,那就別生啊!

生了不好好養,還要罵她賠錢貨,這是哪門子道理!

「住手!」

她大喝一聲,快步走了過去,一把從婦人手中奪過孩子抱在懷裡。

「有你這樣當家長的嗎?這麼小的孩子你也捨得下手!」

那婦人被突然衝出來的黎青姝給搞愣了,片刻後張口大罵:「你誰啊?我教訓孩子關你什麼事兒!」

「知道這什麼地方嗎?這可是秦將軍的院子,你個小賤蹄子怎麼進來的?哦,我知道了,又是一個想爬床的,呸!就你這狐媚子樣也配!」

她說著,就要朝黎青姝推搡,黎青姝抱着孩子,迅捷的閃身,那婦人撲了個空,差點摔在地上。

她冷冷道:「我是秦錚的未婚妻,我憑什麼不能在這兒?倒是你,為何會在秦將軍院中打罵孩子!」

那婦人聽她說她是秦錚的未婚妻,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

「你胡說,我怎麼沒聽說過秦將軍有未婚妻,你個狐狸精,居然敢胡說八道,我要讓秦將軍砍了你的腦袋!」

說著,那婦人便再次沖了上來要撕扯黎青姝,黎青姝這次忍無可忍,直接抬腳,狠狠朝着她胸前踹去,踹得人飛摔出去,還翻了個跟頭!

婦人摔得慘叫一聲,嘴一張,吐出一口血水,還滾落兩顆牙。

「你……你……」

她哆哆嗦嗦,支支吾吾,卻半天說不出話,就在此時,院外來了一個人,是秦一,他手裡拎着一個大包袱,看着像是去採買回來。

黎青姝還沒說話,地上趴着的婦人激動了。

她手腳並用爬過去,抱住了秦一的腿,指着黎青姝告狀。

「秦侍衛,這個女人,她擅自闖進秦將軍的院子,冒充秦將軍的未婚妻,還把我打成這樣,你快把她抓起來!」

秦一臉一皺,嫌棄的將腳從婦人手中拔了出來,然後走到黎青姝跟前,抱拳施禮:「夫人,主子讓屬下到城中給您採買了些換洗衣物和日常用品,請您過目。」

黎青姝聽到他這聲稱呼,眉毛一挑,眼神帶着些玩味的笑意,小伙改口還挺快嘛!

「有勞了。」

還趴在地上的婦人聽到那聲「夫人」,頓時如遭雷劈,她居然真是秦將軍的未婚妻!

這怎麼可能!

她嘴唇哆哆嗦嗦,眼神驚恐,可卻一個音節都不敢發出。

黎青姝對秦一問道:「她是誰,我醒來就見她在打這娃娃,氣不過出手教訓了一下,但我看她囂張的很,是不是有什麼靠山?」

秦一聽到這話,臉上頓時湧現殺意,死死盯着那婦人:「你居然敢打小小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