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看到朱雄英睡著了。

朱標便停止了逗弄的動作。

也壓下了心中 想要刨根問底的慾望。

主要還是朱標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問。

自己能夠聽到一個嬰兒的心聲。

這件事情本來就夠匪夷所思的了。

真要是自己再能問出來點什麼。

那也太嚇人了。

更何況,藍玉還在這裡呢。

這種事情怎麼能讓旁人知道。

與此同時,下人們也把早就已經準備好的飯菜端上桌了。

常氏抱起已經熟睡的朱雄英。

來到飯桌面前說道:

「舅舅趕緊入席吧。」

藍玉見狀趕緊謝恩。

等到朱標和常氏都落座之後。

藍玉也趕緊坐到了下首的位置。

「舅舅不必拘謹,當這是在自己家就好了。」

常氏看到藍玉一臉拘謹的模樣,笑着說道。

朱標也是出聲寬慰道:

「今日是家宴,沒有那麼多的規矩。」

「愛卿放鬆些便是 了。」

御下之道,一緊一松,這點道理朱標還是知道的。

藍玉見狀也是鬆了一口氣 。

想要 說些什麼,但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忽然,藍玉看到了常氏懷裡熟睡的朱雄英。

開口說道:

「雄英這孩子,跟太子殿下的脾氣一樣的好。」

「簡直是省心的不得了。」

「哪像我家的那兩個小子。」

「打小就一點都不讓我省心。」

聽到藍玉的話。

常氏也是笑着問道:

「小春和小斌最近怎麼樣?」

「有了雄英之後, 我這一門心思都撲在雄英身上了。」

「可有些日子沒有見到他們兩個了。」

小春和小斌自然就是藍玉的兩個兒子。

大名分別叫做藍春和藍斌。

聽到常氏的話,藍玉開口罵道:

「這兩個不成器的東西,天生就是上躥下跳的貨。」

「府里 那麼大的地方都不夠他們倆折騰的。」

「惹下的禍都快能砸成一個坑了 。」

「要不是他倆的娘親攔着。」

「我早打他們八百回了。」

常氏聞言卻是心中一動:

「兩位舅媽要是有時間的話。」

「就帶着小春和小斌來太子府玩吧。」

「反正我一個人也挺悶的慌的。」

「讓他們來解解悶也是挺好的。」

藍玉聽到這話,心中不由得大為感動。

自己這個外甥女從進來之後。

雖然沒有明着說什麼。

但是卻一直在替自己解圍。

甚至還讓自己的兩個兒子來太子府玩。

這讓藍玉頓時就對常氏感激涕零起來。

「多謝太子妃,臣記下了!」

一旁的朱標在聽到常氏的話,心中也甚是高興。

朱標在心中當然是看中藍玉的。

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將他叫到府上來訓斥。

更不可能留他吃飯。

常氏作為自己的賢內助。

總是能在合適的時候,幫助自己籠絡住這位大將軍的心。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很快,一頓午飯就吃完了。

而已經休息好了的朱雄英也醒過來了。

看着正在收拾桌子的下人。

朱雄英也是一陣無語。

嬰兒的身體還是太弱了。

居然一下子又睡了這麼長時間。

朱標看到朱雄英醒了過來。

心中不由得一動。

雖然自己已經基本確定剛才的那個聲音就是自己兒子發出來的。

但朱標還是覺得這件事有點讓人難以接受。

總覺得太過於虛幻了。

於是便起了驗證的心思。

想到這裡,朱標便對常氏說道:

「你整日照顧雄英,也辛苦了。」

「我來抱抱兒子吧。」

常氏和朱標的感情本來就很好。

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出主動幫朱標納妃的事。

所以在聽到朱標的話後便對剛剛睡醒的朱雄英笑着說道:

「雄英,去你父王那裡。」

「跟你父王多親近親近。」

說著便把朱雄英遞到了朱標的手裡。

朱標小心翼翼的接過朱雄英。

這 謹慎的動作又是引得常氏 一陣笑。

接過朱雄英之後。

朱標便對藍玉說道:

「你隨我到書房裡,有些軍政要跟你商議一下。」

藍玉聞言趕緊起身道:

「臣遵旨!」

隨後便跟在朱標的身後朝書房走了過去。

常氏則是面帶笑意的目送兩人離開。

原本還 迷迷糊糊的朱雄英聽到常氏的一番話後。

便感到自己被一雙強而有力的大手接了過去。

這種感覺跟在常氏手裡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頓時就知道這是自己父王在抱着自己。

同時也聽到了朱標對藍玉說的話。

當即就在心中讚歎道:

【不愧是自己的父王。】

【這人設和自己想像中的完全一樣。】

【在此之前,自己一直以為父王只是一個守成之君。】

【溫婉有餘,但是魄力卻不足。】

【但是現在看來卻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雖然自己父王長得一副謙謙君子模樣。】

【可是整個人看起來卻魄力十足,氣吞山河。】

【商議的也都是軍國大事。】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怎麼可能壓得住藍玉這樣的人。】

而這些話同樣在朱標的心裏響起。

朱標這下百分百確定。

剛才自己聽到的那些聲音,就是自己兒子心裏的話。

一股驕傲充斥在朱標的心頭。

自己的兒子看人還真是挺準的。

與此同時,朱標的目光也落在了藍玉的身上。

不過藍玉卻是一臉恭敬的站在那裡。

並沒有表現出任何 的異常。

【看樣子雄英說的這些話。】

【只有我自己才能夠聽到。】

【別人顯然是聽不到的。】

想明白這一點之後,朱標的心中無比的高興。

【不愧是孤的兒子。】

【說的話只有自己能夠聽到。】

「坐吧。」

來到書房後,收斂了心思的朱標便招呼藍玉坐下。

藍玉謝恩之後便在朱標的對面坐了下來:

「不知道太子殿下叫臣來,有什麼軍政要議?」

朱標懷裡的朱雄英心中不由得一動。

難道說是…?

朱標開口說道:

「北方雖然父皇已經讓諸藩守衛,以抵禦那些蒙古人入侵。」

「但是那些蒙古人在屢次撞得頭破血流之後依然賊心不死。」

「父皇和我都覺得這件事情得儘早處理了。 」

「所以我也 想問問你的看法。」

聽到這番話的朱雄英的心中卻不由得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