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等到藍玉離開之後。

朱元璋又將目光看向了朱標。

眼中也充滿了意外之色。

一直看的朱標有些發毛。

「父皇為何要這麼看著兒臣?」

「是兒臣哪裡做的不對嗎?」

朱元璋搖了搖頭:

「標兒,你說的這個戰術非同一般。」

「倒不是咱有意要問你些什麼。」

「只是 這樣的戰術,絕非一般人能夠想出來的。」

「你是什麼時候學會打仗的?」

在朱元璋的印象中。

自己的這個兒子最擅長的是文治。

這一點,自己是拍馬難及。

朱元璋對朱標最滿意的也是這一點。

大明剛剛建國,需要一個守成之君。

相對的,在武功這方面。

朱標遠遠比不上自己。

不過朱元璋向來也不是很在意。

老子打天下,兒子守天下,天經地義。

更不要說自己還給標兒留下了這麼多的能臣幹將。

足夠他打理好這大明江山了。

甚至朱元璋有種感覺,大明會在標兒手中,走向一個巔峰。

就像剛才的藍玉,只要用的好,足以成為大明的國之柱石。

可是今天標兒說的這個計策。

別說是自己了。

就算放到大明 任何一個武將的身上。

都不可能想的出來這等奇策。

這怎麼能不讓朱元璋心生疑惑。

朱標聽到朱元璋的話。

也沒有絲毫的隱瞞。

而是直接對朱元璋說道:

「回父皇的話。」

「這是兒臣從雄英那裡聽來的。」

聽到 朱標的話。

朱元璋先是一愣,緊接着便慍怒道:

「你這孩子,怎麼連咱都開始哄騙起來了。」

「你不想說便不說,咱又沒逼你。」

「何必拿咱的孫兒當擋箭牌?」

「那還不會說話的奶娃娃,能告訴你什麼?」

「真是胡言亂語。」

卻不料朱標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

「兒臣怎麼敢哄騙父皇,兒臣所說句句屬實!」

隨後朱標便把自己能夠聽到朱雄英心事一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 朱元璋。

朱元璋的臉上頓時露出驚疑不定的表情。

這話要是換做別人來說,任憑他說的舌燦蓮花,天花亂墜。

自己也一個字都不會信。

可偏偏這個人是自己的兒子朱標。

朱標是什麼性格,自己這個當爹的還是很清楚的。

「這話當真是從雄英那裡聽到的?」

朱元璋試探性的再次問道。

朱標肯定的點了點頭。

「沒錯,這些話都是從雄英那裡聽到的!」

朱元璋的臉上頓時充滿了不可思議。

這事也太荒謬了吧?

雄英才多大?吃奶都需要人喂的娃娃。

能想出來這樣的計策?

朱標看到朱元璋臉上的表情。

頓時也苦笑着 說道:

「兒臣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心中也是不信。」

「可是經過兒臣的一番驗證之後,確實是雄英的心聲。」

「兒臣甚至懷疑雄英是後世之人轉世而來。」

「否則的話根本沒法解釋。」

聽到這裡,朱元璋儘管覺得這件事依然荒誕無比。

但已經是信了九分。

因為整個大明江山將來都是朱標的。

所以標兒根本沒有騙自己的必要。

再說了,這計策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想出來的。

就算標兒是真要騙自己,也不會拿雄英當擋箭牌。

朝中那麼多的 大將,有的是人想要替太子背書。

更何況這還是一份潑天的功勞。

想明白這一切之後。

朱元璋的心情頓時變得明媚無比。

臉上也是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無論朱雄英是不是後世之人轉世而來。

能夠表現出這樣的神異。

都已經讓朱元璋感到激動不已。

這可是標兒的嫡長子,自己的 嫡長孫啊!

自己將來把大明交到標兒的手裡。

再由標兒交到雄英的手裡。

何愁大明不昌盛?

這簡直就是天佑大明啊!

咱改天 肯定要抽個時間去看看咱的好孫兒。

不,不用改天,就今天!

咱現在就要見咱的好孫兒。

想到這裡 ,朱元璋一臉興奮的說道:

「走,咱要去看看咱的好孫兒。」

聽到朱元璋的話。

朱標不敢怠慢,趕緊帶着自己父皇往太子府去了。

很快,朱元璋就在朱標的陪同下來到了太子府。

由於是朱元璋臨時起意。

所以常氏根本就沒有提前得到消息。

在聽到朱元璋到來之後。

趕緊起身迎接:

「兒臣參見父皇。」

「不知道父皇駕到,兒臣有失遠迎,還望父皇恕罪!」

朱元璋看到常氏,頓時就想起了自己的老兄弟常遇春。

那可是自己的結義兄弟。

如今卻已經離自己而去了。

不過很快,朱元璋就甩開了這些念頭。

對着常氏說道:

「不必多禮。」

「都是一家人,你還要將養身體,就別弄這些繁文縟節了。」

「咱今天來主要是看看 咱的乖孫。」

常氏聞言趕緊說道:

「兒臣替雄英多謝父皇牽掛!」

此時的朱雄英也在這一番晃動中再次醒來。

聽到了自己娘親說的這番話。

頓時就知道是自己皇爺爺,也就是大明的洪武皇帝來了。

心下也是十分的好奇。

想要知道自己爺爺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於是眼睛開始四下咕嚕嚕的轉,尋找朱元璋的身影。

朱元璋本就是來看自己的孫子的。

兩個人很快就四目對上了。

在看到朱元璋的相貌之後。

立刻就明白眼前的這位老人就是大明的洪武皇帝朱元璋。

心中頓時就充滿了震驚。

【這就是歷史上鼎鼎大名的洪武皇帝嗎?】

【怎麼跟自己認知中的不一樣?】

【沒想到自己皇爺爺如此的威武帥氣。】

【根本就不像後世那些畫像里的醜陋姿態。】

【那些畫像果然做不得准,都是抹黑皇爺爺的!】

朱雄英心中不由自主的想道。

與此同時,朱元璋的心中同樣充滿了駭然。

因為朱元璋同樣聽到了朱雄英心裏的想法。

原來標兒說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沒有騙自己!

這雄英真的是後世之人轉世而來!

朱元璋的臉上雖然是波瀾不驚。

但實際上心裏已經掀起了萬丈波瀾。

常氏和朱標同樣聽到了朱雄英的心裏話。

不過兩個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自己的兒子表現的如此神異。

自己開心還來不及呢。

就在這時,朱標開口說話了:

「父皇,別在這裡站着了。」

「咱們還是趕緊進屋吧!」

隨後便將朱元璋迎進了屋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