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天上掉下箇舊鐲子

第003章 你想看本殿的臉?

它的腿腳不好,行動不便就是它最大的弱點,她想贏,可以在速度上制勝。

打定了主意,水憶初便開始主動出擊。她助跑幾步,腳下輕點,高高地躍起從狼獸的頭頂翻過去。

狼獸還以為她要從上方襲擊她,立刻高高地昂起頭。若不是後肢有疾,必定還要抬起前肢。它巨大的狼嘴張開,朝着水憶初小小的身體咬過去。

樹上的男人手不由地握緊了,正要出手將她救下來,卻見她在半空中將身體扭了一下,險險地避開了它的牙齒,從嘴的另一側一個千斤墜迅速落地。

旁邊就是它的那條壞腿,水憶初一記掃堂腿雪上加霜,讓它瞬間失去了平衡,巨大的身子轟然倒地,揚起了厚重的灰塵。

水憶初緊握着簪子,三兩步跳到它的身上,速度提升到極致,從尾部沿着身體跑到它的頭上,那簪子帶着無與倫比的氣勢準確無誤地**了它的眉心,整根沒入。

那狼獸抽搐了兩下,轟然倒地,瞪着她的眼中閃過一絲不甘,才慢慢失去了生機。

水憶初已經耗盡了全部的力氣,腳下一軟,她直接從狼頭上掉了下去,砸在地上,氣息奄奄。

身上的傷口全部都裂開了,還沾染了不少灰塵,水憶初已經對疼痛麻木了,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稍作休息。

好累啊,好想睡一覺。但是她知道不行,這裡太危險,不適合久留,只要稍微恢復一點力氣,就要迅速離開。

樹上的男人低着頭看她,眼中還帶着尚未消散的讚賞。他果然沒有看錯,她真的沒有令他失望。既然如此,把孩子交給她應該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遠處隱隱傳來隆隆的腳步聲,應該是那些被鈴音草引去的魔獸回來了。大概是聞到了這邊散發出的血腥味,又朝着這邊湧來。

「瑪德,老子就想躺一會都不行嗎?」水憶初艱難地爬起來,吐出一口血沫,低咒一句,立刻朝着森林外跑去。

「喲,還能站起來,真是個堅強的小可愛啊。」樹上的男人微微一笑,「看你跑得這麼辛苦,本殿就幫你一把好了。」

他散出了威壓,將湧來的魔獸們都嚇得遠遠跑開,這才滿意地收回了威壓,朝着水憶初跑掉的方向追過去。

水憶初馬不停蹄地往森林外跑,兩條腿沉重得不像是自己的,但一點都不敢停。在心裏將把她害成這樣的小賤人們罵了個遍。

頭頂突然吹過一陣風,是從後面來的。她立刻警惕起來,大喝道:「誰?」

白衣男子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居然被發現了,來不及細想,下意識躲進了樹枝之中,卻不想袖中的鐲子恰好掉了出來。

「咣當。」

她停下來,扭頭看去,樹下一個老舊的暗紫色手鐲,那聲音就是它發出來的。

她知道自己本該警惕地待在原地找那暗中之人,可盯着鐲子,她卻鬼使神差的走過去,用滿是血污的小手將它從地上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