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簡放回來了。」奶奶和孫子打着招呼。

簡放腳下的步子放慢,頗為不解的將視線從奶奶的臉上移開,他奶怎麼跑到他家裡來了?不是送到姑姑家去了?

算是和自己奶奶打了聲招呼,點了一下頭,然後回了房間,陳安妮看着是他回來忙從床上離開,接過丈夫手裡的包:「今天可是有點早。」

這回家裡可有熱鬧看了,簡放肯定會發脾氣的,想着丈夫的脾氣陳安妮就覺得解氣,讓公婆商量都不商量一聲就把人給接回來。

「外面的怎麼回事兒?」簡放扯着自己的領帶,陳安妮順手接過,緩緩道:「還能怎麼回事兒,爸媽又發了善心就把奶奶給接回來了。」

簡放脫襪子的手一頓,臉色已經見黑,一口氣頂在喉嚨處,接回來?

這話說的可真是輕巧,什麼叫接回來?

簡奶奶今年八十有三,身體健康不聾不啞就有一個毛病,也只一個毛病就讓別人哪兒哪兒都疼了,糊塗!

糊塗還不是認不出來人的那種,誰是誰家的,和她是什麼關係她全部知曉,糊塗在每天讓她吃飯她就飽,這個人給她買的水果衣服轉身她就說成是那個人買的,或者說,簡奶奶一共四兒一女,真的說到孝順,可能就是簡放的父親比較孝,老太太呢偏偏就拿着他當冤大頭,說好的一家養一年,結果就是靠在簡放家不動,出去幾天就被送回來,別人根本不養,也不出錢,完了回頭簡奶奶說了,我兒子女兒都給錢了,把錢給老大家了,老大賺啊。

「這是讓人欺負的不夠。」簡放冷笑着,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陳安妮接過丈夫的襪子,她加油添醋,公公婆婆就是該說欠教訓,挨打沒夠。

簡放換了衣服從屋子裡就出來了,屋子裡的門隨着他的動作發出很響亮的一聲,正在看電視的簡奶奶嚇了一跳,她有點怕這個孫子。

簡母從廚房出來,看著兒子回來了就知道他肯定是要發火的。

「不是說好的每家輪,怎麼輪了三天又輪迴來了?」簡放質問母親。

簡母性子偏軟,丈夫待着她好,她也就對着婆婆好,想着人生在世總是計較那麼多有什麼意思,老人年紀都大了,去了別人家都不給吃好吃的,各方面都沒人管,他們累點就累點吧,老人還能活幾年?

「你小聲點。」簡母瞪兒子,生怕你奶奶聽不見呢?

「媽,你和我爸也是夠了,見天的長在我家……」

簡奶奶突然開口:「我可不是白待在你家的,你大伯他們都有給錢。」

「奶奶,你是老糊塗了,誰給錢了?你待在我家幾年,誰給過錢?」陳安妮跟着簡放的步子走了出來,她就是看着眼前的老太太煩,自己當兒媳婦侍候婆婆還不夠還得侍候奶奶,一年住在這裡別人一毛錢不掏不說,逢過年過節的還恨不得從家裡拿走點什麼,老太太也是不要臉,張嘴就給錢,你哪個兒子給錢了?你給我指出來,我看看。

簡母看了兒媳婦一眼,覺得話何必說的這麼過分。

「安妮啊……」

「媽,我不說大家都裝糊塗,可着你和我爸累,讓我們也跟着你們老的挨累,付出還得不到一個好,你看看奶奶嘴裏都是別人給錢了。」陳安妮揚着眉,質問簡奶奶:「奶奶你說吧,誰給你錢了?你指出來一個我聽聽。」

簡奶奶站起身,她就不打算和眼前的這些人說了,她知道孫子和孫媳婦不喜歡她留在這裡,但是她兒子女兒都出錢了,她住在這裡怎麼了?應當應分的。

「我犯不着和你一個小輩說,反正他們拿了。」

陳安妮氣的臉色發青,不是長輩可能她就直接上手了,該死的老太太,這樣的怎麼不早死了呢?

吃個飯怎麼沒噎死你!

老不死!

真是心裏罵一千句一萬句自己都覺得不過癮,只有老太太馬上死了才能讓她覺得解恨。

簡放黑着臉,簡母嘆口氣:「讓她說吧,還能活幾年。」計較這些做什麼?計較了也說不清,老太太那就是固執的認為自己認定的事實,其他人都改變不了她的想法。

「你把她送回去。」簡放又扔了一句:「你不送,我親自送。」

陳安妮一臉得意,辦事情就得她老公這樣,公公婆婆太過於婆媽。

簡寧剛剛下班回來,簡母一共有兩個親生的孩子,大兒子簡放,小女兒簡寧,家裡還有一個侄子,是簡放叔叔家的,不過叔叔早就過世,那時候沒人養就今兒這家住兩天明兒那家住兩天,後來就長期住在這裡不走了叫簡雨,今年剛二十,比簡寧小五歲。

「媽,我回來了。」進了門發現家裡氣氛有些不對。

陳安妮走到簡寧的面前,臉上帶着慣有的笑,她臉頰有些寬,一笑的時候臉上的肉就跟着動,其實人並不胖但是臉上肉多:「奶奶又被送回來了,說好的一人養一年,接三天就往回送,這如意算盤打的真響。」

簡寧聽見嫂子的話看了母親一眼,換了鞋就回了房間,倒是沒說什麼。

自己父母的脾氣秉性她太過於了解,老實人,心眼實,又孝順不喜歡計較,她對奶奶這事兒也是有意見的,不過父母願意養,她作為兒女的沒有資格提意見,並沒有讓她來養也沒有讓她出錢不是嗎?這是爸爸願意贍養的。

簡母鬆了一口氣,好在女兒貼心,她是真的怕女兒也來念叨她,跟着女兒進了房間。

「媽做晚飯,你想吃點什麼?」

家裡就這麼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