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媽,我出去倒個垃圾。」陳安妮和簡放剛通過電話,簡放說他到家了,陳安妮急着出去和丈夫彙報自己知道的情報。

沒有人應她,她換了鞋子推門就出去了。

「到底怎麼回事兒?」簡放拉着一張臉。

簡寧腦子裡裝的都是豆腐渣嗎?不然讓父母送上門讓人羞辱?

陳安妮知道的一切也都是靠自己的猜測,可她就是急性子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就和簡放說了,說都說了現在收回也來不及了,看着簡放甩開她大步進了屋子,知道要不好,要壞事。

簡放和簡寧吵了起來,或者說簡放訓簡寧。

「……他家什麼情況你都不知道就帶着爸媽上門去受侮辱?這個婚你就那麼想結?他辦事不牢靠也不是一天兩天,他不靠譜你也不靠譜?願意丟人自己去,帶着父母做什麼?你的書都白念了,臉還要嗎?」

簡寧看着她哥推門進來就訓,她聽了半響算是聽明白了,這是聽了她嫂子說的吧?

「我自己的事輪不到你來管我。」簡寧頂嘴。

進她的房間為什麼不敲門?這是她的房間不是誰推門都可以進的,哥哥怎麼了?哥哥就可以不問青紅皂白的就直接劈頭劈臉的訓她?

簡放見她還嘴,手就揚了起來,他說話算慣了,陳安妮也都聽他的,簡父簡母如果不是特別嚴重的事情也懶得和他爭什麼。

「你還好意思回嘴?你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願意嫁你自己去嫁,就這樣走。」

兄妹兩個人吵了起來,屋子裡的人不可能聽不到的。

「簡放你小聲點,爸媽聽見了……」陳安妮去拉丈夫的手,說兩句就得了,怎麼還要動手呢。

簡寧又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人,真打了她,一定沒完沒了的,到時候連自己也落不到好,公婆也會埋怨她嘴巴快,大嘴巴。

簡父從外面進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的,見簡放舉高了手,看樣子是要打簡寧,沉下臉:「你舉着手幹什麼?你想打誰?」

簡父換了鞋進來,陳安妮臉上訕訕的,試着替丈夫解釋:「爸,簡寧訂了她哥兩句……」

「你把手給我放下,她爸還活着呢輪不到你來管,就是我死了也不用你管她。」

簡放不愛聽這話,他覺得自己父親就是縱容簡寧,縱容的簡寧一點分寸都沒有,送上門讓人去打臉,那樣的人家之前話都說的那麼絕,還能抱希望?不嫁這個人就不行嗎?非得厚着臉皮去登門哀求?嫁不出去了嗎?

「你和我媽今天去哪裡了?讓人家怎麼說的?爸,這樣的女兒你還不扇她,一點自尊都沒有……」

「我就沒自尊怎麼了?」簡寧冷笑着,仰起來臉,她哥巴掌還敢揮下來她就敢還手。

「你還有臉說。」

「我為什麼沒臉說?」

簡母聽見外面吵吵的聲音,開門出來,走過去推了兒子一把:「你這才下班就回家甩威風,對着妹妹又是喊又是舉手的,你打她幹什麼,你來打我吧,打你媽出出氣,你消氣了家裡也就太平了。」

「媽……」陳安妮開口。

「你給我閉嘴。」簡母突然訓斥,陳安妮嚇了一跳:「以後事情搞不清楚別給我亂嚼舌根,你知道什麼你就當著他的面說?你搞清楚事實了嗎?」

陳安妮覺得腿有點發軟,婆婆第一次這樣面對面的訓她,里子面子都丟沒了。

簡放聽明白了事情,也沒覺得簡寧是一點錯都沒有,那樣的人早就應該斷了,和他扯個沒完沒了的,你傻還是他傻?現在可好,讓父母出去替你受罪,你多大的本事啊。

「簡放我在和你說一次,以後少給我舉手,我和你爸還活着呢,輪不到你來教訓簡寧。」

簡母拉着臉孔,她用不着別人替她管女兒。

簡放回了房間,氣的摔了西裝,陳安妮一聲沒敢吭。

「我爸媽都是糊塗,寵着簡寧,現在可好,送上門讓人打耳光,臉都丟光了……」

簡放坐在床邊陳安妮上手幫丈夫脫了襪子:「你別管了,爸媽都生氣了。」

司司再次登門,簡寧人沒在家,簡父簡母和陳安妮去了超市買生活用品,家裡就一個簡奶奶在,她是知道司司家不太喜歡簡寧,這緣分的事情吧,不能強求,不成就不成吧。

「快進來,好孩子。」

簡奶奶越是看司司越是喜歡,簡寧不行,不是還有吳倩嘛,那吳倩也不行嗎?

外孫女還年紀小呢,比簡寧小五歲之多呢,這樣看起來是不是更配一些?

「奶奶,簡寧她沒在家嗎?」司司其實已經去簡寧的房間看過,沒有人,這是為了躲他嗎?

父母他弄不過,他媽的態度很堅決,他只能祈求簡寧退讓一步,先把這個婚結了,以後他媽不認也沒辦法,等有孩子的時候,他媽也就認了,自己會對她更好的。

「你喝水,她好像出去了,沒在家。」簡奶奶招呼司司:「你媽媽不喜歡簡寧屬羊,屬羊的是命不太好,有些事兒吧還是得信,命運的事兒不好說,我家吳倩啊打小和簡寧在一塊,就是她運氣好,所以說吧,不能不信命,別和命對着干……」

簡母剛進門,她提前進來的,身體不舒服,走到半路又繞了回來,簡父和陳安妮還都沒進來呢,簡母就站在門邊,裏面說的話她聽的清清楚楚的,一字不漏。

簡奶奶的意思她也聽明白了,聽的很明白。

「奶奶,我是真的喜歡簡寧,我沒有別的辦法了,簡寧如果能和我先結婚,我媽以後還是會接受的……」司司哭了出來。

實在沒有辦法,誰都不肯站在他的角度替他來想一想。

「你喜歡你媽又不同意,吳倩的事情我能說了算……」簡奶奶突然腦子裡就跳出來這樣的一個念頭,控都控制不住,整個人一瞬間好像就被放空,話就說出口了。

門突然被推開了,門外站着簡母,臉上冒着寒氣。

簡奶奶嚇了一跳,捂着胸口,她可什麼都沒幹啊,有點心虛,不太敢直視兒媳婦。

「你怎麼又回來了?正好司司來找簡寧了……」

剛剛那話她真的說出口了?她就是想想,人果然是老了,腦子就不中用了,什麼話都敢說。

「我如果不回來怎麼能聽見媽剛剛說的話呢。」簡母冷聲道。

「我這頭有點疼,你先出去吧,正主回來了,你和他們談……」簡奶奶這就是頗有一副一推溜乾淨的意思,她不管她也不問,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意外。

反正她人糊塗了,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別人也不能和她計較,她都不是正常人了。

司司則是沒聽出來,他一門心思的沉浸在自己的難過當中。

「阿姨……」站了起來。

「媽,你收拾東西吧,我等會兒讓人來接你。」

「去哪裡?我這頭疼哪裡也不能走動。」簡奶奶耍賴,馬上就躺好了,為了表示自己的身體是真的不舒服,還哎呦了幾聲,用手順着胸口,表示胸疼。

簡母從裏面出來,正好簡父進門,陳安妮在後面跟着呢。

「安妮給你奶奶收拾東西,一會兒送她去你姑姑家。」

簡父看了妻子一眼,他是太了解妻子了,不發生什麼,她是不會這樣不理智的。

「你……」簡母指着司司:「你趕緊給我走,別出現在我的眼前,看見你我覺得眼煩。」這個家沒人歡迎他。

「阿姨,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司司還是想解釋。

「有什麼可解釋的,你趕緊的走。」陳安妮上手直接去推。

屋子裡簡母對着簡父發脾氣,簡父被罵的一點脾氣都沒有,簡母通通都說了,你那個媽都幹了些什麼「為什麼別人家不要她?這樣的自己也不要。

「我今天話扔在這裡,過去我想成全你,可今天她太過分了,是要把簡寧的搶過來給吳倩嗎?那是她孫女……」簡母突然放大聲。

外面的陳安妮嚇了一跳,又怎麼了?

公公婆婆竟然吵架了?

她嫁過來快七八年了,從來沒有見公婆吵過架,這是第一次。

「老婆……」簡父喊簡母。

簡母的手捂着胸口,臉色突地變白:「你不送她走,你就送我走。」

「你消消氣,晚上讓鳳青來接,我來說。」

扶着簡母坐下,簡母推開丈夫的手,想起來當時簡奶奶說的話,就氣急攻心:「我看她是瘋了,孫女就不是人嗎?吃我家喝我家的我都認了,還背後這樣的算計我的女兒……」

簡奶奶在自己的房間里都聽見了,她拍拍胸口,反正她當時就是糊塗了,說錯話了,誰也不能怪她,對對對,就是這樣。

簡父給幾個兄弟以及簡鳳青都去了電話,讓大家晚上過來家裡,他有話要說,如果不來也可以,那就法院見吧。

等到晚上大家都過來了,畢竟這個弟弟這樣的老實,他突然就發飆了。

事情交代清楚,誰願意領誰領走,絕對不能住在家裡了。

大伯聽明白了,淡淡一笑:「媽都老糊塗了,說了什麼也不能算數,她並不是那個意思,這種事情按常理都不可能發生的,她即便說了能有什麼用?無非就是一點小事,你看看你還弄這麼大的陣勢,還要鬧到法院去,不嫌丟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