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簡放回來了。」奶奶和孫子打着招呼。

簡放腳下的步子放慢,頗為不解的將視線從奶奶的臉上移開,他奶怎麼跑到他家裡來了?不是送到姑姑家去了?

算是和自己奶奶打了聲招呼,點了一下頭,然後回了房間,陳安妮看着是他回來忙從床上離開,接過丈夫手裡的包:「今天可是有點早。」

這回家裡可有熱鬧看了,簡放肯定會發脾氣的,想着丈夫的脾氣陳安妮就覺得解氣,讓公婆商量都不商量一聲就把人給接回來。

「外面的怎麼回事兒?」簡放扯着自己的領帶,陳安妮順手接過,緩緩道:「還能怎麼回事兒,爸媽又發了善心就把奶奶給接回來了。」

簡放脫襪子的手一頓,臉色已經見黑,一口氣頂在喉嚨處,接回來?

這話說的可真是輕巧,什麼叫接回來?

簡奶奶今年八十有三,身體健康不聾不啞就有一個毛病,也只一個毛病就讓別人哪兒哪兒都疼了,糊塗!

糊塗還不是認不出來人的那種,誰是誰家的,和她是什麼關係她全部知曉,糊塗在每天讓她吃飯她就飽,這個人給她買的水果衣服轉身她就說成是那個人買的,或者說,簡奶奶一共四兒一女,真的說到孝順,可能就是簡放的父親比較孝,老太太呢偏偏就拿着他當冤大頭,說好的一家養一年,結果就是靠在簡放家不動,出去幾天就被送回來,別人根本不養,也不出錢,完了回頭簡奶奶說了,我兒子女兒都給錢了,把錢給老大家了,老大賺啊。

「這是讓人欺負的不夠。」簡放冷笑着,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陳安妮接過丈夫的襪子,她加油添醋,公公婆婆就是該說欠教訓,挨打沒夠。

簡放換了衣服從屋子裡就出來了,屋子裡的門隨着他的動作發出很響亮的一聲,正在看電視的簡奶奶嚇了一跳,她有點怕這個孫子。

簡母從廚房出來,看著兒子回來了就知道他肯定是要發火的。

「不是說好的每家輪,怎麼輪了三天又輪迴來了?」簡放質問母親。

簡母性子偏軟,丈夫待着她好,她也就對着婆婆好,想着人生在世總是計較那麼多有什麼意思,老人年紀都大了,去了別人家都不給吃好吃的,各方面都沒人管,他們累點就累點吧,老人還能活幾年?

「你小聲點。」簡母瞪兒子,生怕你奶奶聽不見呢?

「媽,你和我爸也是夠了,見天的長在我家……」

簡奶奶突然開口:「我可不是白待在你家的,你大伯他們都有給錢。」

「奶奶,你是老糊塗了,誰給錢了?你待在我家幾年,誰給過錢?」陳安妮跟着簡放的步子走了出來,她就是看着眼前的老太太煩,自己當兒媳婦侍候婆婆還不夠還得侍候奶奶,一年住在這裡別人一毛錢不掏不說,逢過年過節的還恨不得從家裡拿走點什麼,老太太也是不要臉,張嘴就給錢,你哪個兒子給錢了?你給我指出來,我看看。

簡母看了兒媳婦一眼,覺得話何必說的這麼過分。

「安妮啊……」

「媽,我不說大家都裝糊塗,可着你和我爸累,讓我們也跟着你們老的挨累,付出還得不到一個好,你看看奶奶嘴裏都是別人給錢了。」陳安妮揚着眉,質問簡奶奶:「奶奶你說吧,誰給你錢了?你指出來一個我聽聽。」

簡奶奶站起身,她就不打算和眼前的這些人說了,她知道孫子和孫媳婦不喜歡她留在這裡,但是她兒子女兒都出錢了,她住在這裡怎麼了?應當應分的。

「我犯不着和你一個小輩說,反正他們拿了。」

陳安妮氣的臉色發青,不是長輩可能她就直接上手了,該死的老太太,這樣的怎麼不早死了呢?

吃個飯怎麼沒噎死你!

老不死!

真是心裏罵一千句一萬句自己都覺得不過癮,只有老太太馬上死了才能讓她覺得解恨。

簡放黑着臉,簡母嘆口氣:「讓她說吧,還能活幾年。」計較這些做什麼?計較了也說不清,老太太那就是固執的認為自己認定的事實,其他人都改變不了她的想法。

「你把她送回去。」簡放又扔了一句:「你不送,我親自送。」

陳安妮一臉得意,辦事情就得她老公這樣,公公婆婆太過於婆媽。

簡寧剛剛下班回來,簡母一共有兩個親生的孩子,大兒子簡放,小女兒簡寧,家裡還有一個侄子,是簡放叔叔家的,不過叔叔早就過世,那時候沒人養就今兒這家住兩天明兒那家住兩天,後來就長期住在這裡不走了叫簡雨,今年剛二十,比簡寧小五歲。

「媽,我回來了。」進了門發現家裡氣氛有些不對。

陳安妮走到簡寧的面前,臉上帶着慣有的笑,她臉頰有些寬,一笑的時候臉上的肉就跟着動,其實人並不胖但是臉上肉多:「奶奶又被送回來了,說好的一人養一年,接三天就往回送,這如意算盤打的真響。」

簡寧聽見嫂子的話看了母親一眼,換了鞋就回了房間,倒是沒說什麼。

自己父母的脾氣秉性她太過於了解,老實人,心眼實,又孝順不喜歡計較,她對奶奶這事兒也是有意見的,不過父母願意養,她作為兒女的沒有資格提意見,並沒有讓她來養也沒有讓她出錢不是嗎?這是爸爸願意贍養的。

簡母鬆了一口氣,好在女兒貼心,她是真的怕女兒也來念叨她,跟着女兒進了房間。

「媽做晚飯,你想吃點什麼?」

家裡就這麼兩個孩子,老大是個男孩兒老二是女孩兒,女孩兒心細,多少還是心有點向著女兒的。

「媽,你怎麼沒穿拖鞋?地上多冷?」簡寧的視線落在母親的腳上,她媽腳上就穿了一個襪套。

「不冷,家裡的地暖燒的好。」

簡家並不住在街道,說是農村吧又不全然是,這裡交通四通八達,簡家的房子是自己蓋的,佔地面積還算是比較大的,三層小樓去哪裡都很方便。

「那也穿上鞋。」

當母親的笑呵呵的看着女兒:「你和他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呀?」

簡寧臉上有點急,她媽馬上告饒。

女兒二十五歲了,當媽的肯定着急她的婚事,簡寧有個男朋友,外表頗為出色,白白凈凈的,家裡父親還是挺本事的,處了三年多了,她是覺得差不多了,不需要拖下去了。

「我不問我不問,我就是有點急。」

簡寧笑,把自己的包放在一邊,她準備換衣服了。

「媽,我要換衣服了。」

做母親的聽見就準備出去,帶上門之前還是有心說一句:「真的差不多該結婚了,你們倆個人的感情又是那麼好。」

「媽……」

簡母擺擺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她出去她出去。

她的這個女兒啊,長得好,氣質也好,結婚這事兒她就沒愁過,肯定會嫁的很好的,看長相就是特別有福氣的那種。

簡寧換好了衣服從房間里出來,看着嫂子陳安妮正在扒橘子吃呢,悠閑自在,跟沒事兒人一樣,可問題是她媽還在廚房做飯呢。

「嫂子。」簡寧出聲。

陳安妮笑呵呵的看向小姑子,笑着道:「怎麼了?」

「你不幫着媽做晚飯嗎?」

陳安妮又不是傻,怎麼會聽不出來簡寧話中的意思,不過就是裝一個糊塗罷了,兒媳婦就得賣命天天當老媽子?你不是回來了,那你怎麼不能做?

「我這不是今天嗓子不舒服,吃口橘子,結果還被你看見了……」

「今天嫂子是嗓子不舒服,昨天是腰疼,前天感冒了,嫂子有哪一天是不難受的?既然家裡讓你覺得這樣不舒服,何不搬出去住呢。」簡寧邁着步子進了廚房。

簡母自然聽見了女兒說她嫂子的話,對着女兒搖搖頭,搶個上風有什麼意思呢,鬧一個不合。

「她願意歇就歇着,你跟你一樣的,到時候你哥又找你麻煩。」

「我媽不是老媽子。」簡寧斂下神色,從牛仔褲里掏出來一張卡,遞給她媽:「哪一天你有時間去提出來吧。」

「我和你爸都有退休金,要你的做什麼,收起來讓你嫂子看見,到時候她貪去了。」簡母往女兒手裡推,女兒現在還沒成家,手裡得攢些錢。

「我夠花,你拿着吧。」

簡放從衛生間出來,看着妻子還在慢條斯理的吃橘子,又看了一眼廚房,黑着臉:「你怎麼還在這裡吃橘子?」

前天生病昨天生病,今天還生病?

陳安妮捂着胸口,他什麼時候出來的?

「媽讓我出來喘口氣,她和簡寧裏面說話呢。」

「趕緊給我進去做飯。」簡放眼珠子瞪得老大。

陳安妮立馬把橘子放回到了裝水果的盤子里,站起來往廚房跑,做做做,她去做飯。

晚上一家人吃飯,簡母把簡寧買回來的蛋糕拿了出來,上了年紀的人可能怕酸,簡奶奶只喜歡吃甜的。

「媽,你吃這個。」

簡奶奶見是蛋糕眼睛一亮,比起來吃飯她還是更加喜歡吃這個的,接過來叉子也沒有客氣。

「這是鳳青買給我的,我自己吃。」

簡鳳青,那是她的女兒,簡寧簡放的姑姑。

簡寧早就習慣了她奶奶的張冠李戴,他們家誰買的東西最後都會被說成是除她家以外的人買的,隨便安在誰的身上都有可能,簡寧筷子夾着菜,屋子裡是有點熱,暖氣燒得太好,她回來的時候外面飄雪了,看樣子明天一早路不好走了。

陳安妮就非要和簡奶奶較這個真兒。

「這是簡寧下班買回來的,和姑姑有什麼關係?」

簡奶奶反正就是不聽,我說誰買的就是誰買的。

簡放的兒子見祖奶奶有蛋糕吃,自己也想吃,就鬧騰了起來:「媽,我也想吃蛋糕。」

簡奶奶拿着叉子都給颳了,一塊兒好的地方都不留,這是她女兒買給她吃的,孩子想吃叫自己父母買去,而且就算是給,她也不留給簡放的孩子,老太太喜歡別人家的孩子更勝於簡放家的,想來也是,簡放和他爸都不討奶奶喜歡呢,更何況是下一輩。

「媽,我要……」孩子就是想吃,吃不到就鬧騰,拉着他媽的手不停的要,簡母安慰孫子,說一會兒吃完飯給他洗草莓,孩子偏要吃這個蛋糕,她心裏嘆口氣也是怪自己,她不拿出來不就沒事兒了,婆婆也是,給孩子分一塊能怎麼樣呢?

孩子鬧不停,簡放的臉越來越黑吼了孩子一聲,陳安妮摟著兒子生怕丈夫動手,簡寧嘆口氣:「吃完飯姑姑一會兒帶你去買好不好?買你喜歡吃的,你自己選。」

孩子好不容易安靜了下來。

「爸,把我奶送回去吧,這總是待在我們家算是怎麼回事兒?你是兒子難道其他的人不是兒子?就你一個人管,他們是買東西了還是出錢了?」

簡奶奶擦眼淚,眼淚下來的快,知道兒子嫌棄她,嫌棄她老了不中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