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簡寧的男朋友叫司司,家裡的獨生子,父母嬌慣一些,提着禮物來簡家的,這就算是正式打個照面準備談婚事了。

簡父簡母都比較開心,看着司司和簡寧站在一塊覺得這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很登對。

「快坐。」

司司話多,又帶着刻意的討好,逗得簡父簡母一直笑個不停。

「你怎麼進來了?」陳安妮進來喘口氣,小姑子男朋友登門把她給累壞了,昨天就開始準備,就為了今天吃一頓,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登門有沒有這麼隆重,推門進來沒看見孩子,這孩子不知道又哪裡瘋去了,反倒意外的瞧見了丈夫。

按理說這樣大的場合簡放是不可能不在的,為什麼躲了?

「嗯,他走了嗎?」

陳安妮心裏納悶,瞧着丈夫的表情似乎不太高興,可為什麼呢?司司那小子她瞧着除了有點油嘴滑舌其他都挺好的,家庭條件也可以,這樣將來兩個人結了婚,不用娘家搭,這不就挺好?

「沒呢,和爸一起喝茶呢,你不出去了?」她還想眯一下,可丈夫如果一直待在屋子裡她就不能睡,不然家裡有客人,兩口子還都關在屋子裡好說不好聽。

「不出去了。」

「老公。」陳安妮叫簡放,刻意放軟了聲音:「我怎麼瞧着你不開心呢?」

「我開心什麼?我妹妹可以配個比他更好的。」簡放瞧不上司司,覺得兩個人不搭,雖然司司不錯但還達不到非常好的地步,差點什麼,一旦結了婚就不能變了,簡放覺得公司的任何一個同事都比司司好,男人嘛看的不應該是臉,更加不應該是會不會甜言蜜語,看的是能力,發展前途。

可這事兒他當著父母說了一次,父母都不贊同,覺得隨着簡寧去就行,兩個人談了三年都是有感情基礎的,他們不指望女兒嫁的有多好,只要她自己順心就行。

陳安妮眼睛一轉,心裏想法一過,她說呢,原來還有這個原因:「你有想法?」

小姑子高嫁她自然是願意的,嫁的越好對她越有利。

「我能有什麼想法,坐沒坐的樣子,瞧着也不像是有能力的樣子,不過就是佔了出生的優勢而已,算什麼優勢,不就是條件稍微的好一些。」簡放沉着臉。

算了,他也不操心了,但願簡寧將來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她如果日子不好過那也是自找的,戀愛是她自己談的。

簡父看了一眼兒子卧室的房門,覺得簡放這樣做未免有些不地道,畢竟是正式登門,簡放這態度……他之前說的自己是不贊同的,簡寧應該嫁個什麼樣的人她自己說了算,即便需要長輩同意,這個長輩怎麼輪也輪不到簡放的身上,他還活着呢。

說這話呢,姑姑簡鳳青帶着女兒把老太太給送了回來,進門就聽見她的笑聲。

「我看着家裡門口擺了這麼多的鞋,這是來客人了。」

簡母從位置上起身,簡鳳青笑意盈盈的對上嫂子的眼睛,半真半假的道:「媽說還是想回你家來,嫂子也是,就這麼幾天也不能容,巴巴的又把人給我送了回來,是怕我不接嗎?我什麼時候失言過。」

簡母笑了笑,即便司司不在這裡,她也不可能和小姑子對掐,天生就不是這樣個性的人,扶着老太太回了房間里休息。

陳安妮聽着外面的動靜好像是姑姑來了,一開門果然是,正好聽見簡鳳青的話,氣的想笑。

什麼時候失言過?

你就沒有準守過諾言好嗎?送回去兩天你又給送回來了,說好待一年的,兩天你都強撐,那別人該死嗎?

眼珠子盯着老太太的後背,煩死這個人了,幹嘛又回來?不是說不稀罕待嗎?女兒那麼孝順,為什麼不跟着女兒一起生活?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姑姑來了,我說瞧着天上剛剛有牛在飛。」陳安妮皮笑肉不笑:「奶奶不是才走兩天?過去在我家待了五年了,也沒瞧見別人接,不是說好的全家輪嗎?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爸這是獨生子女呢。」

簡鳳青不答陳安妮的話,她非常厭惡陳安妮,覺得小輩沒有小輩的規矩。

「這是簡寧的對象吧,來家裡串門?」

司司有點分不清眼前的人誰是誰,聽着陳安妮喊對方姑姑,覺得那自己叫姑姑也應該沒錯。

「姑姑,我是簡寧的男朋友,我叫司司。」

簡鳳青自然知道他是誰,不僅知道而且還知道的挺多,談了三年戀愛,對方的家庭早就摸了一個底朝天,她倒是覺得條件挺好的,如果這是吳倩的男朋友她就不用愁了,想着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女兒,吳倩是覺得司司是外人,又長得挺好看的,臉紅了紅。

她沒有談過戀愛,偶爾看見長得帥氣的男人也會臉紅。

「你坐,你坐。」

吳倩說去簡寧房間轉一轉,外面畢竟還有個外人在,她不好意思,簡寧也知道她這性格。

「姐,我媽也是沒辦法。」吳倩想着自己還是應該和簡寧說一句,是自己家欠了簡寧家的,她昨天就說了,一家輪一年,他們過去就沒輪到過,於情於理這次也應該照顧照顧的,結果她爸媽齊齊瞪她,讓她不要插手管這件事兒。

「全家就你三舅條件最合適,我和你媽還要上班,哪裡有時間照顧你姥姥?你奶奶身體還不好呢。」

簡寧也知道吳倩在家裡是說了不算的,但既然你家做了你不吭聲就好了,還要描補,起什麼作用?好人都讓你們當了。

「你不說我也知道,早就料到這兩天人也就送回來了。」

吳倩鬧了一個臉紅,「不是的,我奶奶最近也生病了。」

簡寧也不想和吳倩計較,她畢竟就是個孩子,她父母不肯贍養和她有什麼干係。

「你不需要對着我解釋,以後多來家裡看看我奶吧,畢竟我奶最喜歡你的。」

簡奶奶最疼的就是吳倩,因為簡鳳青是唯一的女兒,這個唯一女兒生的外孫女就是她的眼珠子,從小給帶到大不說,吳倩得到的都是別人羨慕不來的。

吳倩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臉越來越紅,覺得表姐是不是在嘲諷自己?覺得她是裝出來的?

她確實不經常過來,即便來了也和今天一樣是空着手來的,這些都是小時候養成的習慣,來了不僅空手,有些時候還帶一些東西回去,想到這裡,臉越來越熱,眼眶有點發熱,覺得她姐今天說的話有點狠。

「姐,我知道了。」吳倩低頭,應了一聲。

簡寧從房間里出來,吳倩又有點受傷,她怎麼說都算是個客人,結果簡寧扔下她出去了,這是不希望她待在房間里嗎?她不是怕外面有陌生人,她在不好。

簡鳳青問了司司幾句:「你父母現在都在什麼單位啊?」

司司回答着;「我爸人在工商局,我媽在地稅。」

簡鳳青眼裡閃過一抹光,這兩個部門挺不錯的呀。

司司說自己該回去了,簡母越是看越是喜歡,覺得難得的投自己的眼緣。

「簡寧代替我和你爸送送吧。」

「阿姨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司司想着簡寧出來送他到時候還得折回來。

「是啊,司司開車來的吧?正好把我和吳倩送到市內吧,順路嗎?會不會麻煩?」簡鳳青很是善解人意的問了一句。

司司一愣,壓根沒料到對方會這樣說,又不好意思拒絕,都說順路了。

「不麻煩不麻煩。」

司司對着簡寧擺擺手:「你回去吧,到家我給你來電話。」

簡寧讓他走,自己看着車走。

陳安妮一臉的嘲諷:「媽,我覺得姑姑心裏八成又憋着壞呢,眼睛都恨不得盯到司司的身上了。」

簡母緩緩說:「瞎說什麼,這也不是菜市場挑選黃瓜青菜。」還能搶了去?

「媽,你看我說的,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說的多好聽,什麼時候失言過?」陳安妮學着簡鳳青的聲音。

簡母搖搖頭笑了,小姑子就是這樣的,那兩口子是只進不出的,多少年了早就習慣了,真的和她計較,自己都累死了,隨她說吧,就是那樣的人。

簡放拉着臉:「怎麼又給送回來了?媽……」

簡母讓兒子小點聲:「你奶奶也不容易。」

「她是不容易了,我們容易。」陳安妮填了一句嘴。

簡母瞪兒媳婦,陳安妮表示就當自己沒說,她一個外人,說什麼都是錯,她不說就是了。

「這些年他們就可着你和我爸欺負,不就是因為你們不吭聲?為什麼不說話?人放在家裡不是不行,把錢準備齊了。」

「你這樣鬧,兄弟姐妹之間不就鬧生硬了。」

簡放看着母親:「那現在你們光是付出,這樣就不生硬了?」

母子倆人在廚房說話,簡寧從外面回來正好路過,瞧着她爸站在廚房外面,喊了一聲:「爸,你做什麼呢?」

廚房裡簡母狠瞪了兒子一眼。

「要什麼?」走出來對着丈夫笑笑。

「要不就按照簡放說的辦吧。」

簡父嘆口氣,這個家也不光是他一個人的,兒子總是這樣鬧,早晚還得把他奶奶送出去,他是想着不管這幾家給多少錢,意思意思老太太以後就養在他家了。

說完這句話自己回了房間,簡寧跟着她爸進了房間。

「爸,你是真的打算和他們要錢了?」簡寧淡然的問着。

自己的爸爸她太了解了,性情溫厚,有些時候人太善良也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你也覺得應該要?」簡父看着女兒。

「應該啊,爸孝順母親沒有錯,可照顧奶奶的活都落在媽和嫂子的身上,嫂子有些時候發脾氣也是可以理解的,奶奶是糊塗但是那些人並不糊塗,贍養老人也並不是一家的事情,不是為了推卸責任,我奶喜歡他們……」簡寧心裏嘆口氣,她爸做的再多也得不到她奶的感激,覺得都是理所應當的,但話不能這樣說,不然容易傷了父親的心:「給多給少,就是給嫂子和媽一個說法,拿了錢嫂子總不至於像是現在這樣的抱怨。」

簡父點點頭,覺得那就按照女兒說的辦吧,他家簡寧啊知書達理的,她都認為應該要,那可能是自己想事情想的不夠全面,不夠仔細。

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他確實也覺得欺負人欺負的太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