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司司已經正式登門,輪到簡寧去他家,司司嘴裏說了一路他媽媽,又是溫柔又是善良。

「一準喜歡你,相信我。」

這都不是問題,不過就是走個過場而已。

司司家的房子不大不小,差不多有九十平左右,又處在黃金地帶,價格那是非常好的,因為工作的原因,他母親眼界稍稍高了那麼一點,平時也是沒有本事的人不結交,所謂本事就是要麼有權,要麼有錢,沒有這兩樣不交,沒有她工作好不交,認為人以群分,混的都不如在經濟,還有結交的必要嗎?

兒子和那個姑娘談了這些年她不可能不知道,心中就是有點反對,覺得孩子小早晚能散,沒料到竟然要走到了結婚這步,她和簡寧不認識沒見過,但簡寧的條件她覺得很一般,不是特別的滿意,但兒子喜歡那就算了吧。

「你什麼都沒買?」司父詫異的看着妻子,家裡不是要來客人嗎?

司司那天回來可是說了,人家招待他,招待的特別熱情,準備了一桌子的菜,輪到人姑娘登門,家裡就是冷鍋冷灶?

不是吧?

「先看看值不值得我買菜做飯。」

司父覺得不管合適不合適,面子得做足了,他一個混機關單位的如果連這點事都看不明白,早就被擠下來了,兒子的這個女朋友吧,他也不覺得多合適,但沒有更加合適的人。

「爸媽,簡寧來了。」司司拉着簡寧進門,自己彎腰去給她找拖鞋。

司母就冷眼看着,原來長這樣,也不過如此,和自己所想的還有點不一樣,她見過司司和她的照片,和照片上還有點不一樣。

「阿姨,叔叔。」簡寧開口叫人。

司父臉上掛着微笑:「來了,請進請進。」

「進來吧。」司母眼皮子撂下,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簡寧有意見,可就是不喜歡,喜歡不起來。

「穿拖鞋。」司司彎着腰把拖鞋放在地上,司母狠狠颳了兒子一眼,平時他回家都是自己彎腰給他拿拖鞋,現在還沒怎麼樣呢,就對着女朋友這麼殷勤,看着有點不太爽。

照例是要問問家裡的,父母都是做什麼的,要女方親口來說,家裡人口一類的問題。

「你今年是……」

簡寧聽明白了司司母親的話,笑呵呵的說著:「阿姨,我今年25。」

司司的母親眨了一下眼睛:「25的話那就是屬……」

「阿姨,我屬羊。」

司司母親勉強點點頭,眼睛裏的溫度卻降了下來,如果說剛剛只是有不喜歡的情緒,那現在已經是冷冰冰的了。

她這人比較講究,她兒子哪怕找個簡寧這樣的她也能同意,但就不能找個屬羊的,老話兒早就說了,女的屬羊不能要,命不好!

司司喊自己肚子餓了,司母對着簡寧笑笑:「簡寧啊,阿姨也沒準備什麼,今天身體也實在是不舒服,你就先回去吧,改天我再讓司司請你過來。」

簡寧一愣,因為第一次登門,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她怎麼覺得對方不太喜歡她呢?從她說自己屬羊開始。

司司掛在唇上的笑容也有些不自然,他媽這是怎麼了?他走的時候說的好好的,多買一些菜招待客人,沒買菜不說,那就去飯店吃嘛,怎麼可以讓簡寧回去呢?

自己去簡寧家,她父母都是那麼熱情招待的。

「媽……」

司母的唇角彎了彎:「司司啊,媽有點不舒服,你送我去一趟醫院。」

「媽,你哪裡不舒服?」

司司最後開車送母親準備去醫院,和簡寧解釋了一句,他媽可能是真的身體不太好,就撞上這一天了,讓簡寧放寬心,那就趕上了有什麼辦法。

「別往心裏去,我媽並不是故意的。」

簡寧安慰男朋友:「小心開車,別擔心我,阿姨都生病了我還能生氣呀。」

「還是我家簡寧善解人意。」

司司回到車上,因為不確定他媽的病到底嚴不嚴重,司司都沒送簡寧,他爸上了車,他就啟動車子奔着醫院開了,開到半截,司母指着一家飯店。

「你停在一邊就行。」

司司不解,而後明白過來,臉色已經非常難看了。

「媽,這事兒你辦的太不地道了,你裝病。」

怎麼能這樣呢?就算是你不喜歡,不對,有什麼可不喜歡的?簡寧哪裡不好?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和你爸一早也沒吃好,你現在這是和我耍混呢?」司母不怕兒子鬧。

知道了更好,她不同意。

「聽你媽話,你媽身體不舒服,這是好了點想吃點飯,你看看你這個孩子……」司父講話還是很有技巧性的。

司司現在也是搞不明白他媽這病到底是真還是假。

停好車一家三口進了店裡,吃飯的過程司母就明確表態了,她不同意。

「為什麼啊?」司司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以前他爸媽也都知道,也沒反對啊。

「她屬羊的,你竟然沒告訴我,你是知道我最不喜歡屬羊的女人。」司母如此道。

這事兒司司是知道,不過沒放在心上,以為也許他媽就是和屬羊的人起過爭執,有點討厭屬羊的人而已,但是簡寧是無辜的呀,她屬羊她就有罪呀?

「媽,她也沒得罪過你,那所有屬羊的人都不喜歡啊?」

司母直接就承認了:「是,所有屬羊的女人我都不喜歡,命都薄。」

這事兒是有定數的,她上面大姑姐,下面侄女都是屬羊,結果都癌,身邊屬羊的女人也沒有幾個命好的。

司司覺得這是無稽之談,都什麼年代了?

還這麼迷信。

「媽,你簡直就是打碎了我的三觀,簡寧屬羊她命怎麼不好了?她父母健在,又懂事又聰明又好看,還找了我當男朋友,哪裡看她命不好了?」

「那是你們沒結婚,結了婚就來不及了。」

司司還想說,被他爸制止了:「吃飯吃飯,別惹你媽不高興啊。」

簡寧坐車回的家,回來的實在有點早,這還沒到一個半小時,吃吃飯聊聊天幾個小時都不夠用的,怎麼回來的這麼快?

簡母心裏覺得不踏實,是不是去他家遇上什麼了?

讓開身體讓女兒進屋。

「這麼快回來了?」

「嗯,他媽生病了送去醫院,我就回來了。」簡寧簡單的說著,往廚房走問着自己媽媽:「媽,還有飯嗎?我沒吃飯呢。」

「有,你等我會兒,菜沒有剩多少,以為你今天不能回來吃。」簡母趕緊跟着進了廚房,開了火給女兒準備個菜,想着也許是晚上回來,那到時候再做不是吃的是熱乎的嘛,誰能料到她提早回來了。

「不用做了,我吃一口就行,我還得馬上回房間幹活。」

簡寧還有稿子要趕。

簡母依舊還是給煎了兩條魚外加快速的做了一個紅燒排骨,等一切都做好了,喊女兒出來吃飯,時間有點長,簡寧回房間了,已經開始工作上了,戴着保護視力的眼鏡。

「做好了,出來吃吧。」簡母在女兒門上敲了兩下,然後推着門扶手直接走了進去。

「這麼快?我還以為你要弄一會兒呢。」簡寧調侃母親。

剛剛她是真的有點餓,結果她瞧着老太太把排骨都拿出來了,估計沒有一個小時她也吃不上飯,回了房間乾脆就開始趕稿了。

簡母給女兒盛了飯,自己坐在她的對面。

「吃這些干不幹?要不媽再給你做個湯?」

簡寧擺手:「我就一個人,能吃多少。」

簡母聽她這樣說自己就沒動,夠吃就好。

「他媽什麼病?怎麼就這麼寸呢,非要今天發病?」

「生病又不是自己能選擇的,遇上了能怎麼辦。」

簡母夾着小排往女兒的碗里送:「用高壓鍋煮的,你嘗嘗爛沒爛。」

「嗯,爛了。」簡寧點頭。

陳安妮的鼻子動了動,她好像聞到排骨味兒了,可自己家中午明明沒有吃排骨,那是哪裡來的味道呢?

從房間里出來,進了廚房裝作倒水,結果看見桌子上擺的菜,氣的都冷笑了出來,可真是,親女兒就是不一樣,他們中午吃的也就一般,簡寧回來就給吃排骨了,這是故意留下來的?她中午怎麼沒看見呢?

「簡寧回來了,排骨好吃嗎?」

簡寧端起來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挺好吃的,媽的手藝好,嫂子不吃兩塊?」

陳安妮撇嘴:「媽特意給你做的,我就不吃了吧。」

簡寧皺眉,對於嫂子的陰陽怪氣很想發聲,家裡平時也不是不吃排骨,這話怎麼說的好像她媽故意給她留的似的?

陳安妮轉身又出去了,簡母瞪兒媳婦的後背,這兒媳婦娶錯了天天頭大。

「別管她。」

好吃懶做的。

寧寧吃幾塊排骨她也有意見,那寧寧每個月交家裡那麼多的生活費,怎麼沒瞧見她也跟着生氣呢?

和很多中國式的家庭相同,簡放兩口子跟父母住在一起,因為妻子也跟着幹活,所以是不交家用的,簡寧這份是她自己執意要交的,說是交生活費,其實是給母親當私房錢的,想買什麼可以不用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