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司司他媽不會對你有什麼看法吧?」簡母有些憂心,覺得事情太過於巧合,這從側面看也不是個好兆頭。

簡寧想起來司司他媽怪異的臉色,但很快覺得又不可能,第一次見她,自己也沒覺得哪裡做的不夠好,也許就是因為生病了吧,自己運氣不好而已。

「應該沒有。」

簡放下班回家,陳安妮有些神秘的帶上門:「簡寧去司司家了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午飯都沒吃就回來了,媽瞞着我們特意給簡寧做的排骨。」

簡放表情有些出神,飯都沒給吃?

換了衣服就去了父母的房間,父親一個人在屋子裡,母親人在廚房,陳安妮也進了廚房幫忙,畢竟家裡這麼多人口吃飯,一個人哪裡幹得過來。

「回來了。」簡父示意兒子坐。

女人們忙着做晚飯,他們男人又沒有什麼事情可做的。

「我聽安妮說簡寧去司司那邊午飯都沒吃上?」簡放有點不高興,他一直都覺得司司配不上自己妹妹,簡寧如果不願意和司司除對象了他高興,但司司連個飯都沒讓簡寧吃算是怎麼回事兒?

簡父微微嘆口氣,自己拿着遙控把電視機給關了,這件事兒他聽老婆說了,那就是趕上了,能有什麼辦法。

「司司的媽媽生病了,所以沒吃上飯就自己回來了。」

「爸,怎麼那麼巧早不病晚不病簡寧去了就病了?」簡放畢竟上班了這些年,人情世故看的很是透徹,即便不舒服這種場合也會強忍的,除非是急病,但什麼病能之前一點兆頭都沒有,當場就發作的?是原有的,還是見了簡寧以後生出來的?

簡父擰着眉頭,覺得兒子想的太多,把他公司那些事兒帶到生活里來了,不就是登個門也不是多了不得的事兒,那人生病哪裡是自己能說了算的。

「對方也覺得很過意不去,這件事你就不要說了。」

這邊飯菜剛上桌,剛剛擺好,陳安妮再不願意也得去喊奶奶出來吃飯,那邊姑姑帶着陳倩登門了。

「今天是做排骨了嗎?我聞到了排骨的味道。」姑姑簡鳳青進門直奔廚房。

丈夫吳峰晚上不回來吃,她和女兒兩個人在家,自己不太願意做,打個車就過來準備吃現成的,反正哥哥家人口多,也不差她們兩個人一口吃的。

「姑姑鼻子真好使,我家剛做好飯姑姑就到了。」簡寧調侃着自己姑姑,這簡直就是狗鼻子,哪裡是什麼趕巧,明明就是專程來吃飯的而已。

簡鳳青不回答,就是來吃能怎麼著?你們趕我出去?

「鳳青快坐。」簡奶奶讓女兒坐在自己左手邊的位置,外孫女坐在右手邊的位置:「吳倩好幾天沒看見了。」

吳倩甜甜的對着簡奶奶笑,簡奶奶喜歡外孫女,這是她一手一腳給帶大的,情分不一樣。

「沒有排骨啊,這是我聞錯了。」簡鳳青看着桌子上的菜挑挑眉頭。

簡母是有點生氣,小姑子永遠都是這樣,但一想人都在,自己和小姑子起直面衝突影響不好。

「冰箱里還有點,你先吃吧,我做一份排骨。」

簡寧伸手去拉自己媽的手:「這麼多的菜怎麼就的非得吃排骨?媽你別弄了趕緊吃飯,我姑不是差錢的人,想吃自己就買了,要不然也帶來給奶奶嘗嘗了,哪裡能專程登門來要排骨吃。」

簡鳳青臉色漲紅,知道簡寧是針對自己,牙尖嘴利的難怪沒嫁出去!

「媽,你想吃排骨嗎?明天我讓吳倩給你買五斤,五斤排骨才多少錢,我們吃得起。」

簡奶奶淡淡道:「可別買,一個月拿那麼多錢,想吃我就和你哥嫂子要了,該是他們出錢買,哪裡用得上你買,千萬別買。」

簡母直接氣飽了,婆婆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真的生氣吧,人不是糊塗嘛,不生氣吧,動不動就這樣講,小姑子那是真不要臉。

簡寧實在佩服自己姑姑的厚臉皮,話說道這個份兒上她還能坐住呢,換做一般人早就坐不住了,嘴上總是說有什麼用?想買就真的花錢將東西買過來,講了多少年了,一塊排骨她都沒看見,哦,倒是看見過姑姑從她家裡拎排骨走。

「我姑出手就是大方,五斤排骨呢,反正我奶在我家裡待了五年,我連一斤排骨都沒瞧見。」

「能不能好好吃飯?不吃飯下去。」簡放突然對着簡寧訓斥。

明着是說簡寧訓斥簡寧,實際說的是簡鳳青。

簡鳳青還是當做沒聽見,她如若臉皮不厚,也不會這些年來只會佔便宜,贍養父母一分不出,給簡奶奶順着後背:「我的媽呀,看見沒,你孫子發威了,這一天天的就為了幾斤排骨打官司,簡寧不是要結婚了,給人家當了兒媳婦以後可不能這樣,不然丟的就是你媽的臉。」

簡母氣啊,說別的扯的她都不氣,可扯到簡寧身上,她孩子哪裡不好?偏偏每一次簡鳳青都往簡寧身上扯這些亂七八糟的。

臉上又氣又急,想說點什麼,但實在嘴笨,氣的臉色有些發紅。

「姑姑這話說的有點意思,奶奶住在這裡五年,你一塊排骨都沒買來過,進門就說要吃排骨,簡放這是怕簡寧說的太直接傷了和氣訓斥了他妹妹,怎麼姑姑還得理不饒人呢?不然姑姑說說看,這五年你都買過什麼東西?奶奶也說說,你說姑姑每個月都給錢了,你想吃排骨得我爸我媽出錢,姑姑每個月給的錢在哪裡?交給誰了?」

簡放不吭聲,剛剛訓斥簡寧的氣勢全無,說白了這就是想讓陳安妮這樣說,簡鳳青看了一眼,簡奶奶現在又老實不肯說話了,反正她覺得是給了,但是現在陳安妮要面對面的對質,她覺得沒有這個必要,給沒給她還能不知道嗎?

無非就是簡寧嘴欠,惹起來事端,一個小姑娘嘴那麼利,這不好。

吳倩拿着筷子,臉上的表情要掉不掉的,瞧着舅舅舅媽都不說話,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拉拉自己媽媽的手。

「媽……」小聲的叫了一句。

「我不跟你一般見識,吃飯。」簡鳳青收住,女兒給了台階,她自然是要下的。

可陳安妮這邊卻還沒有完,見姑姑不要臉到了如此的程度,撕破臉就是早晚的事兒,忍這口氣真是忍的太久,不想有顧忌:「吃飯之前還是把話講明白,省得奶奶住着不舒坦,我們當晚輩的也不舒坦,奶奶口口聲聲說著姑姑孝順,姑姑也說自己對奶奶好,我就問姑姑一句話,當時爸媽和大家商量的結果是不是說一家輪一年?」

簡鳳青不答,這她要是回答了不就等於打了自己的臉?

陳安妮卻沒放過她,還在繼續追問:「那我請問姑姑,為什麼我奶一連在我公公婆婆這裡住了五年?這五年期間是因為大家都受傷了沒有生活自理的能力還是我奶就我公公這麼一個兒子呢?姑姑所謂的孝順孝在哪裡?來家裡看奶奶嗎?呵呵。」陳安妮冷笑了出來:「那可真是讓我開了眼界,空手而來滿手而歸,這是我公婆孝順姑姑呢?奇了怪了,難不成我爸小時候是姑姑養大的?」

簡奶奶突然就掉了眼淚,用手擦着:「……人就不能活長,活長了就惹人厭,我這是何必呢,因為我攪的家裡不得安寧,我怎麼不早點死呢?兒子不願意養我……」看着簡父:「你爸沒的早,我是辛辛苦苦差點就去要飯了把你們養大的,你妹妹結婚我沒給出一毛錢,我那時候就說我將來有兒子養老不用女兒……」

「一毛沒花?奶奶我聽見的不是這樣的吧……」陳安妮似笑非笑的看着簡奶奶。

老太太就會和稀泥,偏心偏的太重。

簡父嘆口氣,知道老母親胡攪蠻纏,可過去那是真苦,現在也不容易,都這麼大的年歲了,去了別人家誰都不管,之前他大哥接過一次,接過說一個月都沒帶着老太太去洗澡,老太太糊塗當兒女的也跟着糊塗,吃的方面就更加別提了。

「安妮你坐下吃飯。」

陳安妮叫了一聲爸,還想繼續說,簡放出聲了:「滾屋子裡去。」

陳安妮摔了筷子就回房間了,她知道簡放不是沖她,公公這人腦子不清楚,別人成天算計你,你卻偏偏充冤大頭,怪得了誰?摔筷子也是摔給姑姑看的。

「你們吃吧,我回房間了,人不能活歲數太大……」簡奶奶還在哭。

「媽,我扶你進去,你別怕,你還有女兒呢。」

簡寧冷笑,有這個女兒還不如沒有呢,只會動嘴,吳倩尷尷尬尬的坐在椅子上,她媽還沒顧得上把她也帶離這種尷尬的氣氛。

「舅媽,我媽不是那個意思,姥姥年紀大了容易傷感一些。」

簡母不好對吳倩發火,和孩子無關不是。

「姑姑說的話挺清楚的,既然說到錢那就索性把話攤開了說,說給了養老費那就拿出來。」

吳倩哭了,吳倩有點小性,覺得自己講不過簡寧,表姐又處處針對她,她是百口難辯,這事情與她有何相干,有話應該對她媽媽說,何必當著她說呢?

「多少錢,我給舅媽。」

簡母擺手,想說不要了,簡寧桌子底下掐了自己媽一下:「吳倩啊,這話你又說錯了,錢不是給你舅媽的,而是給你姥姥的養老錢,給多少那看你的心意,給的多我不會不好意思,這錢也用不到除奶奶以外的人身上,給少了我更沒意見了還是那句話,不是給我花。」

吳倩起身出了廚房然後去找自己的包,她今天剛開的工資,剛拿到手熱乎着呢,原本是打算晚上交給母親的,她工資都是上交的。

工資拿在手裡犯難,可簡寧剛剛的話那麼有針對性,索性兩千多塊都拿進了廚房,她想着這錢也是賺的不容易,她在商場上班,每天都要站一上午或一下午,舅媽就好意思接這個錢嗎?

「舅媽,我就這些錢了,你別嫌少。」吳倩黯然的將錢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