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吳倩啊……」簡母想要拒絕,這錢也沒有吳倩來出的道理,剛要伸手就被簡寧給阻止了,簡寧順手接了過來,對着吳倩笑笑:「我姑這回算是說到做到了,真的給了我奶奶買水果的錢,你放心我爸媽不會貪這個錢。」

沒一會兒簡鳳青從房間里出來,今天不宜戀戰帶着女兒就打算回去了,都已經坐上車了,吳倩勸自己媽。

「媽,姥姥的錢不是說好每家給的嗎?」其實錢也不多。

簡鳳青聽了女兒的話,沒有任何的反應,給?

一個月二百是不多,但一次給一年的,掏出來就是兩千多,這兩千多她做點什麼不好?可以買雙好鞋可以買件好看的衣服,難道哥哥給母親養老這不對嗎?生兒子就是為了養老的,和女兒有什麼關係?

「你舅舅是兒子,你聽說誰家閨女給母親養老了?」簡鳳青看着吳倩的臉,眼珠子溜溜一轉:「你情況不一樣,你是獨生女,我和你爸肯定是指着你的,你姥姥情況不同,她有那麼多的孩子,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結婚我什麼也沒拿到,就一個人嫁到你爸家的。」

撒謊!

沒有一句是真話。

吳倩都知道她媽結婚的時候,她姥姥給了很多錢,簡家這些孩子真的說什麼都沒給就一個人這樣結婚的,那是三舅,也就是簡寧的爸爸,因為他不討喜,父母都不喜歡他,結婚什麼都沒給。

「媽,你說這些只有我一個人聽有什麼意思?」吳倩不想把話說的太過於明白,省得母親難堪。

明擺着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你非要這樣講,難不成就能扭曲?

「我姐剛剛那樣對你講話,都已經鬧翻了這錢就給了吧。」吳倩咬着嘴唇,何必因為兩千多塊錢鬧呢。

「兩千?我現在如果給就是給五年的。」簡鳳青急,一萬多塊錢做什麼不好?一萬塊錢攢下來留着女兒出嫁給置辦東西不是更好?母親現在依舊該吃吃該喝喝:「你姥姥你不用管,你三舅要是對你姥姥不好,我把他家砸了,自己的母親到了晚年愣是站在兩旁不管,那還能叫人?」簡鳳青瞪圓了眼睛。

吳倩只能低頭,她也不願意自己母親這樣,但父母是沒的選的,她人微言輕,她媽又不肯聽她的。

簡父和兄弟幾個提了這錢,不過沒有一個人送過來,大家都是裝聾子,你說我也沒聽見,反正放在你家就是你養,你不心疼你就送過來,送過來到了我這裡只有白米飯吃,你看不習慣你心疼你老娘,那麼你接,要錢?

司司的母親堅決不同意這事兒,司司做自己媽媽的工作,可惜無論他怎麼做他媽就是堅持一句,屬羊的不行,除了這一點什麼樣哪怕就是個麻子她也能接受。

司司聽話聽慣了,猛然間母親不同意他和簡寧的事兒還有點發懵,緊接着他媽就喝葯了,發現的及時送到醫院去洗胃。

「媽,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

司司的母親就是哭,剛剛洗過胃的人臉色發白,起都起不來,頭髮亂糟糟的黏在臉上,他媽慣是個要臉面的人,什麼時候這樣不注重外表過?

可跟簡寧分手?

司司坐在床邊,放緩了聲音,還是想勸:「媽,你和簡寧才見了一次面,你還不夠了解她,她人特別的好……」

司母怒道:「她人好難不成就不屬羊了?我今天扔在這裡一句話,你娶她,媽就死在你面前。」

這件事兒自己斷不能心軟,屬羊的女孩子沒有幾個有好結果的,如果到了四十多歲她出事兒了坑的不就是自己兒子,斷斷不行。

一口咬死如果兒子和簡寧不斷,她還會吃藥。

司司沒有辦法,也不知道自己媽這是中了邪還是怎麼了,莫名其妙的就喝葯,就為了反對他和簡寧的事情。

父親陪着母親,他打算出去買點吃的,他爸這中午也什麼都沒吃,被他媽鬧的。

司司提着袋子往病房要進,那邊簡鳳青叫了一句:「司司?」

她看着是簡寧的那個男朋友,等到對方轉過頭來,還真的是那個小子。

「姑姑,你怎麼在醫院呀?」司司強擠出來一個笑容。

「來看病人的,你怎麼也在呢?」簡鳳青瞧着司司的臉色不怎麼好,家裡誰生病了?

「我母親生病住醫院了。」

簡鳳青堅持要過來探望,說是兩家這樣的關係,她都走到這裡了不進去看看哪裡像話。

司母臉色不是很好,她這個樣子不願意見客,更加不願意見簡家的人,沒有他們自己也不用進醫院,喝的那個葯她是算計好的,不會要自己的性命,但喝了也畢竟傷身體啊,這事必須下狠手,自己養的兒子她自己清楚,不動真格的,司司一準不會和那個丫頭一刀兩斷。

「你出去找一下主任問問我什麼時候能出院。」司母看著兒子道。

「媽,你先養着,養好自然就出院了。」

「你去問問,我這心裏不放心,我怕是不是還有別的病。」

司司見母親一臉憔悴也只能去,等兒子一走,司母臉上的厭惡可就不掩藏了。

「請姑姑你回去幫我帶一句話,我不同意簡寧和司司交往。」

咦?

簡鳳青差點喊出來,不同意?不是都正式登門了,這不同意哪門子?難怪生病了,這是氣病的?可自己這外甥女她雖然不喜歡,哪方面也沒有太大的毛病,因為什麼?

「我們家簡寧有哪裡做的不對的,請你多包涵。」

她再覺得司司好,再想這個人要是吳倩的男朋友就好了也不至於腦殘到如此的地步,攪和黃外甥女的男朋友然後說給女兒。

「她沒什麼不好,我家司司小時候算過命,算命的說他不能找屬羊的女孩子。」

簡鳳青心中瞭然,原來是為了這個,她說呢。

其實簡寧屬羊這個事情不要說外面,就連她都認為屬相是簡寧最大的一個敗筆,周圍屬羊的女孩子命運也就那樣吧,不是丈夫去世的早,要麼就是日子過的辛辛苦苦,要麼家庭條件好自己卻生了救不得的重病,以前老人就說不能要屬羊的女人。

簡鳳青長嘆一口氣:「我看您也是個有文化的人,這種事情怎麼能信呢。」

「信不信是我的事情,不用她姑姑你來勸我,我的話請你帶到,慢走不送。」

簡鳳青臉色微變,這樣的人家好個沒有禮節,以為她願意坐下來?

「你請我我丟不願意來,追簡寧的人排成排,還嫁不出去了就賴在你家了,司司那身高也不過才過一米七,長得也很一般,學歷就更一般……」簡鳳青嘴毒。

司母氣的翻白眼,她兒子一米七六怎麼就叫一米七了?長得一般?她兒子不能叫美男子走出去也是後面追一排女生的。

簡鳳青打車就去了三哥家。

進門就說自己在醫院受的那冤枉氣。

「……我是一字不差的給轉達了,這件事有多重要我知道心裏有數不至於就添油加醋的,如果你們不信可以去醫院對峙,滿口對簡寧的不屑。」

簡父的臉上表情似乎稍稍有了一些變動,簡母則是氣的滿臉通紅,瞧不上她女兒?

她就說,她就說好好的去登門,連頓飯都沒給吃,說什麼身體不舒服,這就是借口,再不喜歡錶面功夫也是要做的,簡直可恨,難不成她的女兒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他們不同意,我還不同意呢,簡放就說司司配不上我們簡寧。」

「老婆!」簡父喊妻子。

這種氣話說出來何必呢。

奶奶聽着下巴磕來了精神:「簡寧這屬相是不好,我們那時候就有說的,二三月份的羊命是最不好的,冬天哪裡有草吃啊,果然現在就應驗了。」

簡母微微的擰着眉頭,她對婆婆說出口的話有很大的意見,什麼叫應驗?

「媽,我扶你回房間休息吧……」簡鳳青眼急手快的就把母親附回房間了,她說是一回事兒,她不怕得罪人,她媽如果把嫂子得罪狠了,那嫂子不養老太太怎麼辦?到時候麻煩的還不是自己。

「簡寧這孩子啊,命不好。」簡奶奶嘮叨着過去發生過的小事兒,可能就是湊巧的她也認為這就是命的原因,不是她說,那時候她也信算命,算命的就說吳倩的命可比簡寧好多了,她也不喜歡簡寧。

誇自己女兒的話誰不願意聽,簡鳳青聽着臉上掛着笑意,她就想女兒將來找個好的,能領出去讓所有人都誇獎的,也必須是所有女孩子中最棒的。

外面簡母氣的眼睛冒着火,看着司司挺斯文的一個小夥子,怎麼家長是這樣的?你自己父母意見都沒問清楚就帶着簡寧回去?越是想越是覺得他不夠穩重。

「我也不同意他們結婚。」簡母道。

「老婆。」簡父看着簡母喊。

「你叫我做什麼?」

簡父勸着妻子:「婚姻這事兒能成是緣分,不成也沒有必要做仇人,不願就算了,晚上等她回來,你好好和她說,好男孩兒有都是,別把目光放在一個人身上。」

簡母回了房間躺着,越是想心裏越是憋悶,簡父坐在床邊給她一下一下的揉着腿,知道她肯定是往心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