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簡放下班陳安妮跟着進去,沒一會兒房間里傳出來簡放的聲音,陳安妮踮起腳捂住丈夫的嘴。

「你不要發脾氣,爸媽都在外面,聽見你喊就知道我說的了……」簡放前腳進門,後腳就知道簡寧被人嫌棄了,不是她說的還能是誰?婆婆肯定會埋怨她大嘴巴。

簡放瞪着眼珠子,陳安妮真是怕他,簡放的視線停留在老婆捂着自己嘴上面的手,陳安妮趕緊的將手放了下來。

簡母聽見兒子的聲音就知道安妮肯定說了,她就是個大三八,藏不住話的。

簡放換了衣服後面跟着陳安妮,邁出來:「媽,簡寧那事兒不能同意。」

簡母現在火氣也去了,沒有剛剛那麼生氣,想了半天,現在想法又有些猶豫,畢竟都處了那麼久,也許該做的都做了,現在的年輕人和他們那一代不同,這樣還拆開,那簡寧不是吃虧嗎?越是想越是糾結。

「你先別管了,我和你爸商量商量。」

「還有什麼好商量的?一個不待見你的婆婆,嫁過去也好不了。」

「是啊媽,不能答應,人家當著姑姑的面說就沒打算給我們留面子。」陳安妮插嘴。

就算是不願意,也得見面說吧,找了一個中間人隨便就傳話,這未免太不尊重了,那邊還鬧什麼吃藥威脅,這女人太狠,嫁過去也是遭罪,不如不嫁。

「你就閉嘴吧。」簡母突然對著兒媳婦大聲道:「這一天你傳話怎麼就那麼快?」

陳安妮趕緊進了廚房準備晚飯去了,婆婆這是拿她撒火呢。

簡放跟着母親進了房間。

「你跟着我進來做什麼?我想躺一下。」腦子昏昏沉沉的。

原想簡寧要結婚了,她可能得忙一段,為女兒操心婚事,結果突然生變了,心情受到影響,身體就開始出現不舒服的預警。

「媽,這本事兒你得聽我的……」

「……你就不想他們處了那麼多年,這要是……到時候不是叫你妹妹傷心嗎?」

簡放坐在母親床邊的椅子上:「這都什麼年代了,媽你的思想未免太過於保守,一樣的沒分別。」

說了幾句簡放就出去了,簡母一個人躺在床上,晚飯也沒有去吃。

簡寧拿到了另外的一筆稿費,足足有八千塊,回來的時候買了一些父母喜歡吃的水果還有買給侄子的玩具,拉開門進來換鞋,她嫂子見她回來了就跑了出來迎接她。

「你出來幹什麼?」好奇怪,她又不是她哥,這麼熱情?

陳安妮從小姑子手裡將東西接了過來,簡寧指着一個盒子:「買給軍軍的玩具。」

軍軍聽見說姑姑給自己買玩具了飯也不吃了,就往外面跑,抱着簡寧的大腿喊謝謝姑姑,簡寧摸摸他的頭髮:「好了,自己去玩吧。」

踩着拖鞋進了廚房,沒有瞧見母親。

「爸,我回來了。」

簡父點點頭:「你媽在房間里呢,你去看看她就出來吃飯吧。」

簡寧納悶,她媽生病了?

拎着包就進了母親的房間,簡母見女兒進門就馬上坐了起來,整理整理頭髮,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也不太願意讓孩子看見她不舒服的一面,靠在床頭。

「回來了。」

「是啊,媽你怎麼了?身體哪裡不舒服嗎?」

簡母搖頭:「我哪裡都挺好的,天天能吃能喝,怎麼會不舒服。」

「那怎麼不吃晚飯?」

「今天的菜不太合胃口。」

簡寧:……

她媽是個有米飯就可以吃的很好的女人,擁有着過去傳統女人身上所擁有的一切美德,說是因為菜色不好她才不想吃,這個有點太過於天方夜譚,根本不可能。

「和我爸吵架了?」

「誰和他吵了。」簡母瞪了一眼女兒,臉上倒是見了一點笑,她和丈夫的關係非常的好,從來不會吵架。

「這個月的家用。」

簡母接過來打開一看,抽出來五千遞還給簡寧:「用不了那麼多。」

到時候她和丈夫在補abc塊錢進去,就當做給簡寧攢嫁妝了。

「媽,爸讓我問你,要不要出來吃飯?」陳安妮連門都沒有敲直接推門就進來了,避無可避的就看見簡寧手上拿着的錢。

「給我出去,進門不知道敲門嗎?誰教你的?」簡母難得對著兒媳婦擺婆婆的譜兒,陳安妮嚇了一跳,馬上帶上門就出去了,覺得婆婆今天是不是得了失心瘋?

為什麼要那麼大聲的吼人?

簡寧從母親的房間退出來,回了自己的房間去放包,陳安妮跟着進來。

「剛才不是剛被我媽吼,你現在又不敲門?」簡寧打趣嫂子。

她這個嫂子也是個人才,記吃不記打。

陳安妮猶豫一下,還是開了口:「今天姑姑去醫院看病人,結果遇上司司的母親,他媽喝了葯進了醫院。」

簡寧一愣,喝葯進了醫院?隨手又拿起來了包,看樣子是打算去醫院,不知道就算了,知道就不能不去看。

「你先別著急,聽我把話說完,後來姑姑遇上了就順便進去看一眼……」陳安妮講話也是啰嗦,說了半天司司媽媽喝了什麼葯,醫生怎麼說的,裝的可能性比較大,根本不是想死,簡寧突然出聲打斷自己嫂子,擰着眉頭:「嫂子,你到底想說什麼?」

「司司他媽是因為你才要裝死的。」

簡寧皺眉,因為她?

她就去過一次司司家,而且就待了幾分鐘,怎麼會是因為她?

「她不同意司司和你結婚,嫌棄你屬羊的……」

簡寧拿着包就出去了,簡父看着女兒飯都沒吃就穿鞋出門了,問進廚房的陳安妮:「簡寧去哪裡?」

「我和她說司司她媽因為不同意簡寧和司司結婚,簡寧就出去了。」

「陳安妮。」簡放吼。

陳安妮身體一縮,被這麼大聲的喊她,嚇死她了,她也不是故意要說的,這事兒早晚都要捅破的,人家不待見簡寧,難不成還讓簡寧討好那個老女人?

「怎麼了?」簡母從房間里出來,簡奶奶已經吃完了,指指剛剛陳安妮拎進來的水果:「給我洗點葡萄。」

自己徑直就回了房間。

陳安妮使勁瞪奶奶的後背,怎麼那麼能吃?眼睛又那麼尖,這麼大的歲數了,胃口還是這樣的好,想吃為什麼不叫你女兒去買?

簡母數落陳安妮:「你說說你,嘴怎麼就那麼快?簡放你把你妹妹追回來……」

簡放出去追也來不及了,早就走了。

簡寧按照陳安妮說的地址找過去了,打聽了護士才找到病房的,她覺得可笑。

因為她屬羊就鬧自殺,是她嫂子說錯了還是司司的媽媽腦子有問題?

差點走過去,又繞了回來,推開病房的門,果然看見了司司的父母,司司剛剛被叫出去了,好像是他同事要過來看看他媽。

司司的母親看着來人,臉上已經有些不耐,她是真的很抵觸這個人,全身全臉沒有一處喜歡。

「你來做什麼,話不是讓你姑姑轉達了?」

「阿姨,我可以叫您一聲阿姨吧,我今天聽見了一件非常離譜的事情。」

司司的母親拒絕和簡寧談什麼,直接就承認了。

「我不喜歡你,我也不願意讓兒子娶你。」

簡寧覺得身體有些恍惚,她到底哪裡這麼惹人厭?只是登個門,對方竟然就吃藥自殺?

「阿姨,我能問問原因嗎?」

「你這個人,沒有一處是我喜歡的,司司有個女同學我就覺得挺好,家世相當,對方也很喜歡他,就是司司對人家不怎麼動心,但是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簡寧瞪圓了眼睛,司司的母親目光在簡寧的身上颳了一次又一次,竟然敢瞪眼睛?

沒規矩。

「阿姨我和司司交往了幾年,現在你當著我的面說希望司司和別的人結婚……」

「我說了怎麼了?我不喜歡你,難不成我還裝作喜歡你?你們沒結婚我現在說出來是對你和他的負責,真的等到結婚我再表現出來,難為的就是你,全天下男人又不是只有我兒子一個,你賴着他有意思嗎?」

「阿姨我沒有賴着他。」

「我的話你也聽見了,如果你不分手我也逼不了你,但是你們結婚你別指望得到我的認可,你父母住在農村吧?和我們家不配。」

「抱歉打擾你們,那就這樣吧,我沒有任何的問題。」簡寧拿着包起來,她來的時候帶了一個果籃,現在她要走,司司的母親讓丈夫把果籃給簡寧帶着:「你讓她拿走,無緣無故的沒有道理白白接受人家的東西。」

司父拿起來果籃,簡寧沒接:「這是我買來看阿姨的。」

「你還是拿走吧。」

簡寧抬腳就走,後面司母不高不低的聲音:「你把果籃扔到門口去,這些東西熏的我眼睛疼。」

簡寧前腳剛出門,後腳她買的果籃就被放在了病房的門口,裏面的門關上。

簡寧拎着水果籃站在醫院的門口的台階上,不遠處有一個垃圾桶,她走了過去,然後將水果籃塞了進去,自己轉身就離開了,她走了沒有多久,馬上有人就過去將水果籃撿了出來。

「夭壽啦,這麼好的東西還扔,現在的小年輕真是浪費。」

裏面的水果都是好的,拿回去可以自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