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司司沒打算實話實說,他也沒料到自己就出去那麼一小會兒,他媽竟然會和姑姑說那些,他媽不願意的事情他是肯定不打算對簡寧說的,找個借口,反正他媽現在病着,就先推着吧。

簡寧來電話的時候,司司還一副笑臉,努力想把事情遮過去。

「……我媽對你挺滿意的,就是她這個身體,她讓我和你說一聲那天也沒讓你吃口飯就走了她心裏過意不去……」

簡寧坐在椅子上,她愣了一下,自己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和司司現在嘴裏說的完全就是兩碼事。

「司司……」

司司還在笑,「嗯,怎麼了?哪天你再過來我家裡,我媽說她好好燒幾個菜招待你……」

「司司。」簡寧打斷男朋友的話:「我剛剛去過醫院,你媽已經和我都說明白了。」

司司的臉上再也掛不住笑容,怎麼會這樣呢?

「簡寧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的。」

「好,那你說吧。」簡寧正色,那邊陳安妮推門進來,手上端着一個盤子,裏面裝滿了剛剛洗出來的葡萄,她樂得給小姑子送,簡寧這個月又沒少給媽錢吧,她當嫂子的當然樂意看見這樣的情況發生,小姑子反正也能賺,她也有錢,一個月就頂全家了。

「我給你送點葡萄。」陳安妮進門的時候聽見簡寧貌似和司司吵架了。

「嫂子,我在打電話。」簡寧將電話拿開了一些,陳安妮放下盤子馬上就出去了,溜回自己的房間去和丈夫報信兒。

「簡寧你和我媽之間可能有點誤會……」司司還在尋找着完美的借口,這件事不能這樣說,不然按照簡寧的個性肯定就放下了,他不同意,兩個人談戀愛和家裡有什麼關係?他喜歡這個人就好:「我媽她是因為生病難受的,所以講話有點難聽,我和她之前吵架了,她並不是針對你……」

「司司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是不存在謊言的,哪怕你的媽媽不喜歡我。」謊言是需要一個跟着一個的謊來圓的,講了一個需要十個去圓,這不是你撒謊就可以隱瞞的,她是當事人有知情權不是嗎?

「這些都是誤會……」

司司和簡寧談之間談的並不開心,兩個人都堅持彼此的原則,按照司司的想法,只要他願意,他媽不喜歡也沒辦法,婚是他要結的,但對於簡寧來說卻不是。

她理想當中的婚姻則是兩個家庭的祝福,她並沒有做錯什麼,她的父母更加沒有做錯什麼,沒有理由這樣被對待。

「簡寧你是理智多過感性,難道我媽反對你就和我散了嗎?」

簡寧沒有回話。

「就因為她反對,你連爭取都不願意做,她只是對你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司司你媽討厭的是我的屬相。」

簡寧掛了電話,外面有人敲門。

簡母瞧着門板,聽陳安妮說的簡寧好像和司司在電話里吵起來了,她怕女兒情緒激動。

「媽,怎麼了?」簡寧對着門板喊了一聲。

簡母推門進來:「你爸讓你過去一趟。」

簡寧推開椅子,她今天的工作都沒有做,全部都耽誤掉了,原本是想將手裡的稿子晚上做完,今天之內估計是不可以了。

簡寧跟着母親進了父母的房間,簡父開口:「你把門帶上。」

簡寧隨手關上門,外面客廳陳安妮扯着脖子,她其實很感興趣,不知道公婆和簡寧說些什麼,其實她是嫂子,讓她參與不也挺好的。

「司司媽媽到底為什麼不喜歡你?」簡父開口問女兒。

這話他要親自聽女兒說,他那個妹妹說話不着邊際的,他不信。

簡寧一字一句的說著,沒有加油添醋,司司母親對她的冷淡,以及對她的厭惡,她和司司談的不愉快,簡母開了房間的門出去喝水,氣的心都跟着抖了。

她養大的孩子還沒嫁進去呢就被人家嫌棄上了,想想都氣,你家高貴在哪裡?就這樣嫌棄別人的孩子?

「你打算怎麼辦?」

既然是對方的母親不同意,又鬧到喝葯的地步,看樣子是沒什麼可挽回的餘地了。

「爸,算了吧。」

「不覺得可惜嗎?」簡父也覺得女兒過於冷靜了,談了好幾年說放手就放手?不再努力一下?

「可惜也沒有辦法,他媽對這件事情很執着,堅信我的命不好,我有什麼方式方法能去改掉她的這種認知呢?我自認沒有辦法,我和他談了幾年從來沒有出過問題,但是今天在溝通上,我已經明確表示了我清楚的情況下,他還想繼續騙我。」

而不是出了事情和她來商量要怎麼辦,簡寧覺得自己並沒有把司司看透,過去發生這件事之前,她一直都以為自己是了解司司的。

簡父嘆口氣:「你回房間吧,你的事情我和你媽媽不插手,你自己覺得怎麼樣是最好的就怎麼樣做吧。」

簡母看着女兒回了房間,陳安妮靠近她,被她狠狠瞪了一眼然後推門回了房間。

「她怎麼說的?」

簡父並沒有對妻子重複女兒的話,依着他來看,這件事情別人不需要跟着摻和,簡寧自己都會解決好的,她是個頭腦冷靜且不笨的孩子,她個人的感情問題,她自己管。

「你不要總是問她,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簡母眼圈微微的有些發熱,她哪裡是想說,她是鬱悶,生氣。

司司第二天白天就跑到家裡來了,簡寧並不在家,司司和簡父保證,他能解決這個問題,希望簡父能給他一些時間,讓他回去和母親好好周旋。

「你怎麼周旋?簡寧去醫院看你媽,她回來的時候臉上就連個笑容都沒有……」自己生養的孩子她哪裡不清楚,如果不是被人家難堪對待,簡寧不會那個樣子的,你媽做都做了,還讓姑姑傳話,這是想好的態度嗎?

「老婆……」簡父對着妻子開口。

「我也懶得對你說這些,你家不願意,我家還不願意呢,簡寧現在也還小,我還想多留她兩年……」

真是越看越生氣,簡直不能理解,人帶回去你家才開始反對?你之前都沒講過嗎?

簡寧從外面回來,看見司司竟然在家裡眉頭皺了皺。

「我和你談一談……」司司和簡寧到外面說話,兩個人似乎還是溝通的不順暢,司司臉上的表情有些着急,伸手去拉簡寧的手,簡寧推了一下結果沒推開,兩個人拉拉扯扯的,簡母站在屋子裡看,着急的嚮往沖,強忍着才沒有動,然後兩個孩子好像要去哪裡,司司把簡寧推上車。

「你攔着我幹什麼?」

簡父看着妻子:「他們自己的感情問題,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你女兒已經達到了獨立思考的年齡。」

司司拉着簡寧來了醫院。

「媽,我要和簡寧結婚。」

簡寧轉身想走,司司卻牢牢的抓着她的手,眼睛裏都是懇求,希望簡寧給他這個面子,簡寧勉強站住腳。

司母的目光落在簡寧的身上,笑了笑,笑的別有意味,自己輕輕的咳着,好像喉嚨很不舒服一般,咳了半天勉強嗓子痛快了:「結婚?和誰結?我不是已經說的挺明白的,有些人願意嫁我也攔不住,但是她和你不搭。」

簡寧自然聽得出這話裏面的含義,氣急想要走,司司哀求的托着她的手,他想為她和自己爭一爭。

「媽,我們倆談了這麼多年的戀愛,我就喜歡她,娶老婆也是我自己娶。」

「那好呀,你自己娶去,她願意跟着你吃苦我不反對,司司媽媽身體可不好,你想想你現在說的話……」司母威脅兒子。

她因為什麼進的醫院司司不會這麼快就忘記了吧?

「司司你讓簡寧先回去,以後再說這事兒。」司父開了口,覺得簡寧也是,非得這個節骨眼上來刺激自己老婆。

司母看着簡寧淡淡道:「你願意嫁沒人攔着,你們結婚一毛錢我都不會給他,他離開我這個家我就當做沒生過這個兒子,你想逼死我的話,你可以嫁給他,我不清楚你父母是怎麼養育你的,明知道我不願意,明知道我現在身體欠佳,你卻跟着他來醫院胡鬧,我挺佩服你爸爸媽媽的。」

簡寧轉身就往前走,司司還是拉着她的手不肯松,簡寧回手就是一甩。

你讓我給你機會,我給了,我任憑你母親的羞辱,你在做什麼?

司司哀求簡寧:「拜託……」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司司追着簡寧出去,司父忍不住嘆氣:「就讓他這麼追出去?」

司母並不在意:「讓他去吧,他能改變什麼,我自己的兒子,他離不開這個家。」

簡寧氣的渾身發抖,她打車回家的,司司又開着追了回來,兩個人就在家門口又起了爭執。

「你為什麼就不能站在我一邊呢?」

「你讓我去有什麼用?你沒有辦法說服你媽,司司你覺得我受的難堪還不夠嗎?」已經上升到她父母的身上了,這個她絕對不能忍。

她就是不嫁也不會忍氣吞聲。

「她現在就是個病人,她心裏不痛快說什麼並不一定就是心裏的想法……」

「你去哪裡?」司司扯着簡寧的手,他沒有注意自己已經把簡寧的手腕拉紅了,為什麼都要來難為他呢?

媽媽是,簡寧也是。

「你鬆開我。」簡寧覺得手腕疼,可司司根本沒發現這一點,他還在說:「我一直在努力,可你一直在後退,你不停的想要放棄,簡寧我甚至懷疑你對我到底有沒有感情,我媽只是說了一句,你就想要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