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司司冷靜了下來,看着簡寧已經發紅的手腕,想起自己做的事情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也知道她委屈,將人強行的拉到懷裡。

「我知道我媽給你難堪了。」

簡寧嘆口氣,這又何必呢?

談了幾年,她還能不知道司司的脾氣,他最後一定擰不過他媽的,這人什麼都好,唯獨一點,沒有長性。

「你再給我一點時間,不要總逼我,簡寧我現在也亂套的很,她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喝葯,搞的我一身的狼狽……」他又不能指責自己媽是個神經病,連緩衝的機會都不給就直接灌藥。

「你媽她不喜歡我,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我不會像今天這樣再去她的眼前受委屈。」她所受到的教育,她並不是為了一個男人而活,哪怕她再喜歡司司也不會,將父母填補進去當邊角料任憑別人羞辱,想都不要想,她嫁得出去。

司司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讓簡寧給他時間,可他也想不出來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醫院那邊,今天司母出院,當時進院請的認識的親戚。

「恢復的很好,就是腸胃中毒不用擔心,以後吃河鮮的時候還是要多少注意着一點,什麼能放在一起吃,什麼不能放在一起吃。」

因為大家是親戚他才會關照兩句,當時人送進來給他嚇了一跳,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結果食物中毒,也說沒有必要住這麼多天的醫院,但是他們說走報銷,多住兩天就多住兩天吧。

是的,司母並不是喝葯自殺,她只是普通的食物中毒,那一天吃了河蟹又吃了一些水果,結果人就進醫院了,對司司卻說的是她喝葯了,當時司司趕過來的時候就聽見他爸說洗胃什麼的,他也沒親眼看見,也沒親口去求證,來了就進病房看看母親,坐一會兒就離開。

司司一直在拖時間,各種拖着,他沒有能力去解決,又不想分手,只能這樣,他安慰着簡寧。

「我媽已經鬆口了,你再等一段時間。」

這話簡寧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次,她不知道自己對司司該抱着什麼樣的態度,淡淡地道:「嗯,知道了。」

司司來簡家,簡父還是過去那脾氣,笑呵呵的,簡母是強忍,才沒有發作。

司司低着頭:「……我媽的意思讓我請二老過去協商我和簡寧的婚事。」

簡母一愣,又同意了?

就算是同意她也不願意,當她女兒是黃瓜還是菜花?你說要就要,你說不要就不要?

「我們沒那個時間……」簡母的話脫口。

簡父拍拍妻子的手,這個面子還是要給司司的,孩子在中間也是做了很多的努力。

「是你父母邀請我和簡寧媽媽見面詳談的?」簡父看着司司問。

這麼大的事情他覺得司司不會撒謊,不會拿這個來亂說。

司司臉上閃過一抹尷尬,強裝鎮定,他父母那邊他已經定好了時間,說是自己請他們吃飯,他們也只是當他還想繼續勸呢,沒有往深處去想,司司覺得兩家人坐到一起,只要自己父母不好意思當面撕破臉,也許這事兒就成了。

即便是父母不同意,說了點讓簡寧委屈的話,當父母的都是為了孩子,簡寧父母為了簡寧也能忍的,只要他最後和簡寧結婚了就好。

「是,我父母讓我來接伯父伯母的。」

簡父換了一身衣服,簡母嘴上說著不去,丈夫讓她換也就勉強換了,她不是心疼司司,不是她生的她心疼個什麼勁,這孩子現在越是看越是覺得不堪重用,辦事辦不明白,稀里糊塗,嫁給這樣的人也許就如了簡放所說的,對簡寧而言這不一定就是幸事,可後悔吧,想想這些年的感情在裏面,算了算了,她就算是為了女兒。

司司開車將簡氏夫妻接到酒店,他提前都預定好了包廂,簡氏夫妻坐了大約半個小時,司家夫妻才姍姍來遲。

司母就猜著兒子要起幺蛾子,沒想到自己還真的料准了,真的就搞出來這些事兒等着她呢。

服務員推門做着請的手勢,司母仰着下巴走了進來。

「你好。」簡父從位置上起身打着招呼。

司父覺得不回話也不是很好,善意的一笑,倒是沒開口,簡母沒有說話,她瞧着這個女的就是一肚子的氣,裝什麼裝?

「今天這是司司搞出來的吧?他跟我和他爸說晚上要請我們倆吃飯,我就猜着八成是人家攛掇他,想來個迫他就範,沒料到還真的就是這樣。」司母一出口就是無數的刀子飛向簡母的身上,全身四處。

司司去接簡寧了,他把兩家抵達的時間錯開,利用這個時間去接簡寧,結果沒料到他父母來的這樣的湊巧,簡寧他還沒接到,兩家人提前見面了。

「喝水。」簡父依舊微笑着。

簡母腳在桌子下踹丈夫,喝什麼水?

這個時候還喝水?你的骨氣跑到哪裡去了?讓人家這麼說我們?站起來走啊,回家去,不在這裡待了。

司司說他要請簡寧吃飯,推開門,簡寧的眉毛擰了起來,她似乎猜到是什麼了。

沒想到司司竟然這麼沒腦子,他媽是什麼樣的人他不清楚嗎?還把她的父母請過來?這是想做什麼?

「人齊了,飯一會兒再吃,話先說明白,你來了正好,坐。」司母指着簡氏夫妻的方位讓簡寧去坐。

「媽,我和簡寧要結婚。」

「我同意了嗎?我說過的,你想結婚不是不行,我沒你這個兒子,你去她家當上門女婿。」話一頓然後轉向簡母:「你願意接收我沒問題,帶回去當成自己兒子養,結婚一毛錢我都不會出,大不了我就當自己的兒子死了,我是沒有這樣的榮幸娶這樣的兒媳。」眼皮子一跳,一個女孩子生怕自己嫁不出去一樣,上躥下跳。

「媽,我們回去吧。」簡寧拉起來父母,她看着司母語調微微放慢:「今天的事情我想我家裡是不知道的,為什麼我們全家都會來,阿姨應該問問司司做了什麼。」

其他的她不想多說。

「爸,回去吧。」簡寧喊父親起身,這件事情是她疏忽了,她沒料到司司竟然敢,他媽的手打到自己的臉上還不夠,竟然還要打到她父母的臉上,這已經有沒有誠信的問題。

司司壓低聲音,「簡寧。」

今天就這麼一次機會,如果他不把握住,以後就沒機會了,葯他都買好了。

他媽可以用喝葯來威脅他,他為什麼不能用喝葯來威脅母親呢?

他是獨子,難不成他媽能狠下心讓他去死?只要簡寧和自己站在一塊,他有把握自己一定能讓父母鬆口同意他結婚。

「司司,我們倆算了。」簡寧揮開司司的手。

「媽,你要是不同意我和簡寧的婚事,這是老鼠藥,我現在就喝……」司司將兜里的瓶子掏了出來,握在手裡。

司母沉下臉,她以為自己的耳朵壞掉了,她兒子是不是傻了?

丟人丟到外面來了?

簡母覺得這簡直就是荒唐,滑稽,被女兒牽着手等丈夫站起身三口人就打算離去。

「簡寧……」司司喊簡寧。

「抱歉,這場戲我不能奉陪了。」簡寧和父母轉身就出去了,留下包廂里的三個人。

「你簡直就是胡鬧,把東西給我放下。」司父拉着臉,像是什麼樣子?讓人看見,大牙都笑掉了。

簡母從裏面出來,氣的渾身發抖,這簡直就是三歲小孩才能做出來的事情,說他沒腦都是他,膽子怎麼就這麼大?一個人撒謊騙了三伙人,想起來他那個媽,簡母是堅決不同意了,這樣的人家哪怕條件再好她都不會將女兒嫁進去,人品是很大的問題。

「你以後和他分清楚。」

「我就是喜歡她,我們之間不存在任何的問題,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死你面前。」

「你放下,你這個混賬。」司父都要被自己的兒子給氣死了,怎麼就生出來這麼一個窩囊廢?為了一個女的,要死要活的。

「你讓他喝,都喝了吧,你死了媽給你辦個風光的葬禮。」司母冷冷的笑着。

威脅她?

你有本事喝,我就有本事給送你去火葬場!

她不怕沒有兒子送終,這樣的兒子真的娶了那個女的,也不是她的了,有和沒有還有什麼分別?

司司擰開蓋子,被他媽刺激的舉起來瓶子,他爸要上前去攔,司母瞪了丈夫一眼。

「快點喝。」突然加大音量。

司司打小就怕他媽,結果他媽音量一大他一害怕,手裡的瓶子就摔地上了,裏面的東西都滾了出來。

「現在沒人攔着你,撿起來要吃要喝趕緊的……」司母保持着自己優雅的坐姿。

司司跑了出去,司父指着大門:「不去追他嗎?」

「追了有用嗎?」司母冷笑,既然包都包了,這頓飯一定要吃,省得浪費,她就不信,對方可以不要臉到如此的地步,她都表明態度了,還要嫁過來。

司司追到簡家,沒人給他開門,陳安妮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公公婆婆難得一起出的門,結果回來的時候臉都黑了,婆婆火氣特別旺,把簡寧都給數落了一通,她猜着大約是因為司司和簡寧的事情。

「簡寧,你開門。」

簡母從床上爬了起來,她回來就躺床上了,氣的。

氣的自己心口窩疼,疼的不行,剛剛吃了葯。

簡寧從裏面出來,隨手帶上門。

「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司司哀求簡寧:「這件事情是我辦的不好,我就是想和你結婚,你看在我這份心上原諒我,簡寧……」

簡寧看着台階下的男人,她真的有點看不懂司司了,是因為他們之前相處沒有遇到過事情嗎?一個人辦的事情怎麼可以這樣的噁心人?拿着她的父母當羊肉片涮嗎?

她送上門去接受難堪還不夠,還要帶上她的父母?

「你回去吧,司司我們倆別說以後,我不可能會和你結婚的。」

司司眼淚都要出來了,哀求地看着簡寧。

「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就抵不上我一次失誤?」

「你拿着我全家的臉面當你的**,將我父母的臉面踩在腳下,司司你和我說失誤?你明知道自己父母是什麼樣的人,你明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改變他們,你天真的騙着我不夠現在又來欺騙我的父母。」

司司急出口:「只要我們倆結婚不就好了……」父母都是為兒女犧牲的。

簡寧對一個人從來都沒這樣失望過,對這個人的欣賞全部崩塌,眼前站着的這個人完全就不是她所熟悉的司司,他是另外的一個人,或者說司司在她的眼前將自己不好的那一面隱藏了起來。

「我不是嫁不出去,也不是一定要嫁給你,踩着我父母的臉面,讓我父母心疼的婚姻我寧願不要。」

她自認自己對司司付出了真感情,自己處處體諒,哪怕她受了委屈,他一直在騙她也願意給他機會,可是他呢?結果就是捅她一刀?她父母的臉面不是臉面,只有他父母的才是?

一個人怎麼可以這樣的自私,一個人怎麼可以這樣的有勇無謀。

「你回去吧,從今以後不要來我家了,我們倆分手。」

簡寧帶上門,陳安妮聽見外面的對話了,她沒敢吭聲,簡寧繃著臉她也是挺害怕的,兄妹到底是兄妹,她拉着臉和簡放還有點像呢。

「要吃水果嗎?」

吃水果降降火氣。

簡寧看都沒有看陳安妮一眼徑直往房間走。

「別給他開門。」

陳安妮站在原地,眼珠子溜溜的轉,她覺得有大事情發生,難不成是請了公婆去談,結果沒談成?想來也是,之前當著姑姑一個外人的面都這樣說了。

躲回房間給簡放打電話,通風報信:「……不知道怎麼了,爸媽回來以後媽就躺下還吃了葯,司司追過來家裡,簡寧提了分手……」不知道是什麼大事件,她覺得一定有事,就是公公婆婆的嘴太嚴了,什麼都不肯說。

「我知道了。」簡放掛了電話,原本想請假早點回家,結果臨時有事情做,只能等下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