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另一邊。

在長安城外,一處荒廢的山洞當中。

善財龍女坐在一個寶座上面,下面是十幾個精怪,正在拿着各式各樣的貢品,輪番上前,讓她品嘗。

她眯着眼睛,享受着山間精怪的諂媚,露出了悵然若失的神情。

如果不是,此處的靈氣,沒有珞珈山那麼渾厚,興許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不用對那西方神佛,卑躬屈膝,也不用捧着那個玉凈瓶,當牛做馬……

還有如此之多的山野精怪,聽從調遣,有時候她其實也能理解,那些當山大王的妖怪,為什麼流連忘返了。

「我讓你們辦的事,都辦的怎麼樣了?」

「不僅僅是陳家,我要讓所有和陳家有關的人,全都陷入到永無止境的恐懼當中!」

「已經過去那麼多時間了,關於殷溫嬌的事情,還沒有解決,你們是怎麼辦事的?」

善財龍女一邊坐着,另一隻雪白的腿搭在了石座旁輕輕晃悠,手裏面拿着一顆精怪找來的靈果,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着。

神情之中,帶着幾分漫不經心,根本沒把陳家的事情放在心上,不過是一個凡俗人家罷了,哪怕是官宦之家有國運庇護,對她而言,也與螻蟻無異。

下面的十幾隻精怪,對視了一眼。

「蟾蜍三兄弟已經去了,應該沒有問題吧,而且這個陳家,似乎也沒什麼親戚朋友了。」

「據我們調查推算,他們早年逃難,親戚恐怕都八竿子打不着了。」

善財龍女皺眉,端坐在了凳子上,手中靈果,對着那個說話的精怪,直接砸了過去。

「就算沒有親戚,難道就沒有授業恩師嗎?平時和陳家走得比較近的人,一個都沒有?」

「怪不得你們要一輩子在這裡當山野精怪,就這腦子,吃屎都搶不到熱乎的!」

被砸中的是一個兔子精,慘叫一聲過後,愣是摔出去了好幾米遠。

再次爬起來的時候,面露恐懼:「知,知道了,上仙放心,我們一定讓所有和陳家有關的人,全都不得安寧!」

其他精怪,陸陸續續跪倒在地,再也不敢有半點的怨言。

就當善財龍女,滿意的點頭,再次拿起一個靈果,準備放進嘴裏的時候。

卻忽然感覺到了一絲變化,猛然抬頭,將自己的手掌攤開。

只見那白皙的小手上面,一共十五個白色的小點,卻已經有三個,黯淡了下來。

最終,消散在了空氣當中,善財龍女臉色一變。

猛的一拍旁邊的寶座,憤怒的說道:「好大的膽子,誰敢管我們靈山的閑事?」

「西遊量劫,天定的佛門昌盛,敢在這個時候,伸出自己的爪子,不管是誰,我一定要把你的手給剁了!」

善財龍女一步踏出,轉瞬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長安上空,又化作了一道流光,落在陳府內。

手一揮,雙眼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對着整個陳家,掃視了起來。

一炷香的功夫後,善財龍女皺着眉頭。

神情古怪。

「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何沒有感受到任何仙家的氣息?不對,不對,肯定有問題!」

她又來到了那三隻精怪氣息消失的地方,也正是陳川的房間里,現在的陳川,呼呼大睡。

對外面的事情,絲毫不知。

善財龍女就站在他的床邊,眼中閃爍着陰冷的光芒。

「就是這小子,壞了佛門大計,若非因果,我非得直接殺了你不可!」

西遊量劫事關重大,關乎到天道因果,有關於這一切的人,都不是可以隨意打殺的存在。

哪怕只是擦了一點邊,他們也不敢出手抹殺,無非就是用一些小人伎倆,逼這些凡人就犯罷了。

「三隻蟾蜍精,消失的地方,就是此處,房間內還殘留着三隻蟾蜍精的氣息,而且,這小子體內最為濃烈。」

善財龍女跨步,爬到了床上,雙手雙腳撐着,就這樣面對面的看着陳川。

隨後,她的意識,化作了一個虛幻的身影,進入到了陳川的體內,下一秒……

她就來到了三隻蛤蟆精消失的地方,就見到周圍金光大盛,彷彿有莫名的禁錮,將此處圍的水泄不通。

難怪她感受不到任何的仙家氣息,原來是用高深的手段,封印在這小子的體內了。

她扭頭的剎那。

就見到一顆金光爍爍的太陽,正在陳川的丹田裏面,緩緩的運轉,化作絲絲縷縷的氣息,滋潤強化着這具肉身。

看到這個金色的太陽,哪怕是早已成仙的善財龍女,都忍不住倒退了一步,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這,這居然,居然是太上金丹?有人把一顆太上金丹,封印到了一個凡人的體內?」

「一顆太上金丹,能使凡人,白日升仙,位列天職,甚至能造就無垢之身!」

「若是運用得當,一步跨入天仙,也並非沒有可能!」

「可惜,白日升仙,不過是誇大,普通凡人無法承受金丹的藥力,所以才會被人封印在了這小子的體內!」

善財龍女喃喃自語,卻滿臉的懵逼。

到底是誰願意花這麼大的代價,給一個普通的凡俗之人,用一顆太上金丹,構造無垢之體?

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只能用觀音大士給的那個東西了。」

善財龍女呼出一口氣。

取出一個天定羅盤,片刻後法力輸送其中。

伴隨着一道道的仙家氣息,在丹田之中釋放。

本來就已經無比震撼的善財龍女,更是踏踏踏的後退了好幾步,手中羅盤開裂……

少時,轟的一聲。

炸的善財龍女,魂魄不穩,外面,趴在陳川身上的真身,噴出一口金色的鮮血。

落在了陳川的臉上,善財龍女魂魄歸位,剛想起身,就看到一雙瞪大着的眼珠子,正死死地盯着她。

畢竟莫名其妙,被人噴了一口鮮血,而且帶着滾燙滾燙的觸感,哪怕陳川想繼續睡下去,也睡不着了。

善財龍女嚇得一個哆嗦,翻身而起,在空中飛旋了幾圈,手一揮,化作流光消失在了房間當中。

萬里之外的荒山,善財龍女再次回到了那個洞穴當中,依舊是坐在那個寶座之上。

只是臉色變得無比蒼白,神情更是痴痴的看着遠方。

「居然,居然是三清之一老子的化身,太上老君的氣息!」

「既是天定,為何道家還要插手?」

眼看事情已經變得逐漸不對勁起來,善財龍女知道不是自己能夠解決的了。

連忙看了一眼下面的諸多精怪:「此事頗為詭異,你們在此處,不可輕舉妄動,等我回來之後,再做定奪!」

善財龍女將十二顆丹藥,送到了十二個精怪面前,自己則是向著觀音所在的珞珈山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