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王府後院的身份等級,通房,侍妾,庶妃,側妃,正妃。

一正二側三庶,侍妾通房不計數。

正常來說,賣身的奴婢受到王爺的寵幸,看心情給不給位份,僱傭進來的奴婢受了寵幸,一般都是通房,有了身孕可抬為侍妾。

但位份自然是看王爺喜好來給,如果王爺不發話,自然就是王妃說了算,就按慣例處理。

江錦心在侯府算家僕之女,賣了身的奴婢,是被王妃用來固寵的工具,不給位份都行,現在王爺卻破例給了侍妾的身份。

江玉淑怎麼能不生氣呢。

本就是看着她好拿捏,她母親和弟弟都捏在她手裡,不怕她翻了天,沒成想,王爺竟然對她這麼有興緻。

江錦心看着她這吃人的目光,嘆口氣,認命上前,伸出手來。

江玉淑也沒留情,四根手指都刺了,看着錦心疼的厲害,臉色都白了,她才舒坦幾分,冷聲道,「別以為王爺抬舉了你,你就能騎到我頭上,你在我面前,永遠就是個賤奴。」

錦心聞言,面上恭順,應了聲是。

可是出去的時候,她眼神淡漠的看了眼江玉淑的腹部,緩緩收回目光,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她才徹底釋放情緒,看着自己紅腫的手指,她思緒雜亂。

她得想個法子,既能讓自己沒事,又能保障母親和小弟的安危。

「主子,奴婢是蓮蓉,是王爺指派來照顧主子的。」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沉思。

江錦心抬眸,看見一個生的秀氣可愛,又嬌小有靈氣的丫鬟在外頭站着,她愣了愣,問道,「你喊我?」

「對啊,您不就是剛抬為侍妾的江小主子嗎?奴婢是過來接你去梅香居的。」

蓮蓉說完上前,替她收拾包裹,卻發現她這屋子空蕩蕩的,床鋪都沒有像樣的被子,輕薄的很,哪裡能取暖。

想來也是受人壓制的可憐人罷了。

蓮蓉也沒說什麼,快速打包完,便道,「主子,走吧。」

跟着她到了梅香居,這裡比下人房寬敞華麗許多,床鋪,被褥,桌子椅子全都有。

江錦心站在這兒,竟還有些局促,似乎進入到一個不屬於她的世界,她還沒法適應。

「這裡是您以後的住所了,單獨屬於您的地方。」蓮蓉提醒道。

江錦心聞言怔了怔,「屬於我的地方?」

「是,這是王爺指給您獨用的。」

這一句話好像一個大石頭,砸在她的心頭上,漾起巨大的波浪。

這個後院的女人,都靠着那個男人的恩賜,她是這樣,王妃亦如此。

對啊,睿王才是這個府邸的主宰。

頓時,她神色輕鬆下來,笑了一下,「你說得對,這是獨屬於我的地方。」

短暫的適應了以後,她才覺得這種感覺多麼讓人着迷。

若是她母親和小弟也能過得好,那她會更開心。

想到這些年在這對母女底下討生活,父親從未發話求情,也從不安撫,將他們帶回來,僅僅是給口飯,卻從不正眼看,她很清楚一件事。

價值,他們沒有價值,所以不受重視。

一個人沉思良久,蓮蓉什麼時候進來了都不知道。

「主子,王爺傳了話來,讓您晚上去書房研墨伺候。」蓮蓉笑道。

江錦心應了聲,泛起笑容,「那你給我梳妝,要素雅些。」

她長得艷麗,稍稍上妝就看着十分美艷,加上一雙柳葉眼,細長且具有風情,她五官本就是十分出挑的,一雙花瓣唇不上胭脂都顯得紅艷水嫩,她十足十遺傳了母親的美貌,甚至更比母親出色一些,遺傳到了父親最好看的鼻子。

所以她才會被江玉淑看中。

男人也是喜歡她這樣的臉的吧,不然王爺明明是拒絕她侍寢的,是硬被江玉淑塞進去送羹湯,之後便侍寢了。

入府不過十日,便侍寢三回,後院的側妃有兩個,侍妾也有幾個皇后送的,王爺這個月統共就進了五次後院,她就佔了三次。

所以,她覺得,王爺就是喜歡她這張臉。

用晚膳後,她來書房伺候。

睿王在看公文,聽見動靜,便讓她站到身邊來,道,「會研墨嗎?」

「會。」說著,她開始了細細研磨,也不說話,動作平緩有節奏的來回動。

就着燭光下,他抬頭看了眼她的手,卻瞧見她的手極為細長,一手捏着袖子,一手研磨,露出細嫩的手腕,他竟想起昨夜,她攀着自己,有些瘋的樣子。

再抬眼,卻看她乖巧內斂的神情,但這張臉,哪裡像內斂的樣子,但想到這其中的反差,他有些燥熱了。

「識字嗎?」他問。

聞言她抬眸看他,隨後點頭,她是識字的,她母親本就是秀才之女,自小也是熟讀詩書,沒回侯府之前,錦心還跟着上過女學。

「略識幾個字。」

隨後,他丟過來一本書,讓她坐到一邊去看。

她站在自己邊上,他總是無法專註。

他還要批公文,她站在自己邊上,他心思難免分散,叫她去那邊坐着看會兒書,等他處理完再說。

江錦心不懂這人怎麼心思這麼複雜,研墨還沒磨好,又讓自己看書。

竟然給了一本遊記,記錄的是各地特色,她看了第一篇,便覺得十分有趣,看得十分入神,有不認識的字,自然的上前問道,「王爺,這是什麼字?」

睿王抬頭看了眼,道,「巍。」

「王爺可真是厲害。」她笑,說完回到座位上,繼續認真看書。

說者無心,可是聽者有意,睿王被這話惹笑了。

「你今年有十六了嗎?」他問。

「再過一個月,便滿十六了。」她道。

聲音軟軟的,聲色十分柔美,端看她這樣的長相,又有這樣的嗓音,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柔媚,哪個男人能受得了。

她還穿着入府時的衣裳,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是穿着這件已經褪色的粉色褂子,看起來有些短,身上有些緊繃繃的,其他位置還好,就是這胸脯看起來很緊。

是該置辦兩身寬鬆些的衣裳了。

想到這個,睿王不禁有些尷尬,他竟盯着女色之事入神了,眼前的公文,是怎麼也看不進去了。

「你過來。」他看向她,命令道。

江錦心正看得起勁兒呢,聽到王爺叫自己,她趕忙起身,往前走去。

「到本王跟前來。」

她趕忙走過去,剛站定,卻被他一把抓住坐在他身上,她愣了愣,感受到了男人的慾望,她的臉一下子紅了。

但她沒有躲閃,經歷了三回,她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乖順的解開衣裳,貼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