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這衣裳很適合你。」他笑道,隨即伸手,讓她搭着自己的手站了起來。

江錦心眉眼彎了起來,笑道,「是王爺會挑衣裳,婢妾不過是穿着給王爺看的。」

這話立即取悅了他,捏了捏她的臉,「你很會取悅本王。」

那是啊,她這些日子,怎麼可能就只在這府里閑着,這幾次侍寢下來,她也一次次試探探索,發現他並不喜歡規矩沉穩的女人,也不喜歡沒有分寸的女人。

太本分或者不本分,這中間的尺度,極難把握。

江錦心打小就慣會看人眼色,知道怎麼討好別人,察言觀色,在齊遠侯府的時候,她要沒這點眼力見,侯夫人早就將自己給抹殺了。

「婢妾的一切都是王爺所賜,自然以王爺為大,婢妾能有福分伺候王爺,婢妾已然十分滿足了。」

「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他撫着這張滑嫩的臉,對她的奉承十分受用,他不是不知道她在討好自己,可是他不在乎。

這王府的女人,哪個不是在刻意迎合自己。

牽着她的手,帶回了清風台。

白日里做這種事,確實荒唐,但睿王在外頭事事小心,萬事謹慎,回自己的地盤,哪裡還會在乎這麼多禮數呢。

睿王也是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要說美貌的女子,他也不缺,性子特別的有高側妃,溫柔的柳側妃,王妃自然也是體貼的人,他按說不該這麼急色才是。

但這女人身上就像有什麼魔力一般,那是別人給不了的感受,她的身子軟綿馨香,每每情到深處的嗓音,都讓他着迷。

他最愛看的,就是她為自己發瘋的姿態。

思及此,他啃咬在她的頸項上,她嚶嚀一聲,那魅惑的哼唧,他差點又要發瘋了。

「你果真生來就是勾人的東西。」他低沉道。

「婢妾只想勾着爺。」她笑,雙手搭上來。

這白日里她被王爺帶回清風台的事,傳遍了王府,高側妃在自己的院子里發瘋,然後砸了一大堆東西,面對進來勸解的丫鬟,一個個都被轟了出來。

而江玉淑知道這個事後,頓時笑出了聲,雖然心裏堵得慌,但高側妃顯然更生氣,所以這事還是自己贏。

起碼,明面上,江錦心是自己的人。

一場貪歡之後,睿王食髓知味,卻也還是拘着她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早,她伺候睿王穿衣上朝,一度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睿王見狀,淡淡道,「有什麼話就說,免得一會兒本王走了,你想說也沒機會了。」

聞言,她立即道,「婢妾想向王爺討那本河山遊記。」

他淡淡嘆氣,「本王還以為是什麼事呢,一本書而已,拿去吧。」

送走王爺後,蓮蓉皺眉上前,問道,「主子,你為什麼不跟王爺說,你每次侍寢後,都要去棲鸞院受罪的事呢?」

江錦心目送王爺徹底走遠後,轉身回屋,笑容收了起來。

「這些都是小傷,王爺就算知道了,也只是斥責一下而已。」她淡淡道。

這些事,需要王爺自己去發現,那樣才能讓王妃收斂,不然自己告狀,下回只會變本加厲。

她抬手,看着自己細嫩的手指,幾日消停下來,她的手已經不疼了。

大半個月沒有做過活計,自己的手也看着白嫩了些,美貌就是自己的本錢,她可得好好利用。

回自己的居所後,她吩咐蓮蓉道。

「去拿針線來,我再做幾樣綉品。」

趁着有時間,手沒事,多做些,晚些時候,只怕還得去棲鸞院。

她現在沒錢,就靠着綉活做好送出去換點錢,雖說在王府吃喝不愁,也沒花錢的地方,可是母親和小弟卻銀錢緊缺,眼看快入冬了,夫人肯定不會給他們置辦冬衣和冬被。

她在侯府的時候,還能私下掙點錢置辦,現在她在王府出不去,母親眼睛不行,只怕日子更是艱難。

蓮蓉將東西給她拿來。

做了一上午,得出幾個花樣,江錦心正疑惑江玉淑怎麼還沒派人來叫自己,隨後便聽到蓮蓉阻攔的聲音。

蓮蓉隨後被推倒在地,哀嚎一聲,江錦心起身查看,便看到高側妃氣勢洶洶的往走來,一個巴掌打在她臉上。

「小賤人,生得一副狐媚子模樣,前些日子看你就覺得不是個安分的東西,沒想到你膽子倒是大,敢比着我的份例找王爺討賞賜,你什麼東西啊,也配穿這身皮。」

一番話說完,對身邊的婆子冷聲下令,「將她這身衣服給我扒下來,燒了!」

幾個婆子隨即上前,蓮蓉趕忙上前阻攔,抱着錦心,大聲道,「這是王爺專門賞給我們主子的,你們敢扒的話,王爺定會懲罰你們。」

幾個婆子隨即站定,看着高側妃,不知該不該繼續。

「給我扒下來,王爺要是怪罪,我擔著。」高側妃冷聲下令。

幾個婆子上前,開始撕扯錦心的衣服,錦心死死揪着衣服,抬眼,怒視着高側妃,死死盯着她。

高側妃見狀,上前又是一耳光,「還敢瞪我,再瞪我一眼,我就將你的臉給划了。」

高側妃這麼說,自然是真的會這麼做。

衣服還是被婆子們扯了下來,只剩裡衣。隔壁翠芳齋,聽雨閣,玲瓏閣,一個院子的侍妾和通房,全都站到門口,觀看這邊的撕扯,一個個神色看好戲的模樣,更有解氣的表情看着她被高側妃**。

「主子,裡頭還有這些,都是上好的料子和首飾。」婆子們從裡頭又搜出來她的衣物呈現在高側妃跟前。

高側妃哼了一聲,眼神嫌棄,道,「丟院子里,燒了,那些首飾,拿去給那些通房和侍妾分分,人人有份,也好沾沾她的騷氣,讓王爺也多寵幸寵幸她們。」

說著她捂着嘴輕笑起來,連帶着那些婢女也跟着笑了起來。

首飾拿過去給那些侍妾的時候,她們還不太敢接,可是看着這些首飾都是好東西,實在也沒忍住,有一個人伸手挑了以後,剩下一個個都趕着上前搶着拿了。

那畫面,惹得高側妃笑得更加開心了。

院子里燒起了火,裡頭都是錦心的東西,連帶着她這幾天剛綉好的綉樣都被燒了。

錦心面無表情的看着這火勢漸起,淚珠卻從眼裡滴落。

從前在侯府再難,再苦,卻也沒有在人前這般被脫衣服當眾**過,今日這份恥辱,她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