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等高側妃一行人盡興了,便終於放開了錦心。

所有人站在自家門前,都沒敢上前安慰。

她們又怎麼會真的上前安慰呢,是高側妃要整治她,高側妃的地位,就是王妃都不能敢得罪,她們又豈敢去招惹。

再說,江錦心確實很沒有自知之明,剛入府就這般張揚,白日里勾着王爺不說,還敢挑釁高側妃,這不是找死嗎?

「主子,你沒事吧?你放心,王爺一定會為你做主的,你別太傷心了。」蓮蓉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頓時心疼不已。

錦心深吸口氣,看向那邊看好戲的一群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整理好心情,深吸口氣,道,「我沒事,蓮蓉,你看看還剩什麼東西,把那些針線都拿回來。」

蓮蓉一怔,沒想到她會這麼執着那些針線,但她知道錦心的難處,趕緊去扒拉那些燒剩的東西,還好沒有全部燒了,一大半衣服都燒了,綉樣都沒燒着。

看着這些東西,她鬆了口氣,慶幸一般捂着,「幸好。」

蓮蓉看着她這般,實在心疼。

此時,棲鸞院那邊收到高側妃大鬧了梅香居的消息,頓時笑了。

「這高雲婉竟如此**江錦心,王爺回來,哪裡能饒的過她。」

但轉念一想,江玉淑又覺得不盡然,高雲婉的哥哥如今可是四品驃騎將軍,高家也有兵權,高明耀又是王爺的左右手。

王爺不會為了一個侍妾,去為難高雲婉的。

「去將江錦心請來。」江玉淑忽然道。

錦心正在收拾殘局,便收到了棲鸞院的吩咐,蓮蓉擔心她,便道,「主子,你不想去的話,就推脫了吧,今日發生這麼大的事,想必王妃不會繼續為難你的。」

錦心深深嘆口氣,輕輕拍拍自己的臉,讓自己的笑容沒這麼僵,對蓮蓉道,「給我梳妝吧。」

蓮蓉不知道自己真實的處境,她母親和小弟在王妃手上,無論任何時候,她只要叫自己去,自己就不能拒絕。

蓮蓉嘆氣,為她這沒骨頭的模樣有些生氣,更多是無奈。

自己力量小,幫不上她什麼,她就是先前在王爺外院洒掃的粗使丫鬟,她壓根沒有說話的資格,想幫幫她,也沒什麼好法子。

錦心卻沒有這麼悲觀,她要等一個機會。

趕到棲鸞院,沒有想像中冷臉對着自己,江玉淑一改反常的,笑容溫和的看着她,對她道,「妹妹,你站這麼遠做什麼?過來些。」

錦心只好走上前,跪下行禮,「請王妃安。」

「你很懂禮數,識大體,又明白自己的本分,先前是我對你太嚴苛了,怕你驕縱了性子,才時刻提醒你,如今,也看到你確實是個安分守己的。」

錦心面上不動聲色,可是心裏咯噔了好幾下,不知道這向來毒辣的嫡長姐究竟想幹什麼。

「剛才發生的事,我都聽說了,你如今還好吧?」江玉淑總算切入了主題。

錦心聽到這裡,心裏有了數,知道她這是想借自己的手對付高側妃。

隨即抬眸,委屈的抽泣起來,一滴淚便墜落下來,讓人看着真是我見猶憐,這模樣,叫王爺看了,不得心疼壞了。

江玉淑其實最不喜歡就是這張臉了,她生母生的就是這一張臉,父親時常偷偷去那個下人房見這母女三人,惹得母親常常獨自落淚。

父親整整欺騙了母親十一年,若不是那賤婦生了一個賤種男丁,父親想接回府里,才和母親坦白,母親得知此事後,幾度崩潰。夜夜哭泣到天明。

十多年才坦白,而這十多年,父親還做戲如此逼真,瞞得滴水不漏,母親為侯府殫心竭慮,換來這負心的結果。

這張臉,如今又將自己丈夫迷得團團轉。

不過,她此刻多麼慶幸還有這張臉拉攏丈夫的心,起碼,她與母親不同,她掌握着江錦心的命脈,她不敢不從自己。

「瞧瞧,高側妃竟然將你打成這樣,翹兒,去取歡顏膏來,這臉可不能壞了。」江玉淑忙道。

「不用了,多謝王妃好意,婢妾皮糙肉厚,兩日便好了。」錦心推脫道。

「拿着!」她忽然聲音強勢了些。

翹兒塞到她手上,錦心只好拿好了盒子。

「王妃,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吧,婢妾蠢笨,您這樣也讓婢妾不安。」錦心故作神色不安的說道。

看她這副瑟瑟發抖的模樣,江玉淑心裏舒坦了不少。

「你是個聰明人,入府也有半個多月了,應該知道這府里的女人都不好對付,姐姐希望你,跟我站在一個隊伍,你呢?怎麼想的呢?」她說到最後,竟然對錦心笑了起來。

錦心看着她這笑不達眼底的樣子,只覺得背脊發麻,深吸口氣,「婢妾恐怕沒這個本事讓王爺遷怒高側妃。」

「你有,你這張臉就是你最大的本事,只要你肯幫我,我保證你母親和小弟在侯府吃喝不愁,安穩無憂,但你要是不答應,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錦心抿着唇,強撐出一個笑容,「婢妾記下了,婢妾會儘力。」

江玉淑聞言,隨即笑了起來,讓人將錦心扶起來,給她賜了座位,笑道,「這樣才是我的好妹妹,翹兒,拿兩匹上好的料子來,再從我首飾盒裡,挑出幾個雅緻的釵子給她。」

隨後,出了棲鸞院的時候,她身後跟了四個王妃的丫鬟,都是給錦心拿東西的,走進西苑的時候,上午看熱鬧的侍妾通房,又通通站在門口看着她拿了這麼多好東西回來。

一下子,她們議論起來,風向似乎又變了。

走的時候,翹兒不忘提醒錦心,「江主子可別忘了王妃的話。」

「婢妾謹記,必不敢忘。」錦心面無表情道。

蓮蓉看着滿屋子的好東西,似乎比王爺賞賜的還多,不禁好奇,等翹兒他們走了,蓮蓉才敢問。

「王妃為何會賞主子這麼多東西啊?」

錦心看着這些東西,表情冷下來,但卻沒有跟蓮蓉說什麼。

她還不是那麼相信蓮蓉,這些事情,只能自己消化。

江玉淑想利用自己對付高側妃,自己何嘗不是要利用她幫自己呢。

遣退蓮蓉,她關了自己在屋子裡,看着鏡子這張臉,她輕輕撫上去,狠下心,用力一划。

下顎處隨即顯出三道血痕。

人不狠站不穩,她能利用的東西不多,必須發揮到最大價值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