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睿王回來的時候,便在大門聽完了事情的經過,整張臉就沉了下來,什麼也沒有說,去了梅香居。

錦心知道王爺回來會知道這件事,便讓蓮蓉去門口站着,聽到動靜趕緊來稟告自己。

蓮蓉遠遠便聽到了王爺走進西苑的聲音,急忙進屋告訴錦心。

錦心嗯了一聲,道,「你不要跟王爺告狀,你做好自己的本分,王爺問你,你就將早上的事如實說了便是。」

蓮蓉哎了一聲,便站到了一邊。

錦心故作緩慢上藥,等王爺腳步匆匆的進來,正好見到她將傷口呈現出來。

睿王見到這張臉紅腫了一片,那幾道劃痕看着十分嚴重,竟看見粉紅的皮肉,他見狀,只覺得心疼。

錦心見到王爺進來,急忙惶恐起身,跪在他跟前,「婢妾請王爺安。」

睿王抬手將她拉起,抬起她的下巴,皺着眉,睨着這些傷,問道,「疼不疼?」

她撇開臉,微微一笑,「婢妾上了葯,不消兩日便會好了,不會留疤。」

睿王聞言皺眉,疑惑問道,「你沒其他的話跟本王說嗎?」

錦心知道,他在等自己開口訴苦。

但這苦是擺在他眼前的,她說了,就顯得矯情了,而且,高側妃的地位,她很清楚,自己開口說委屈了,睿王自然會去責問高側妃,但也不過是不疼不癢的指責而已。

「王爺必然是知道今日的事,是婢妾的錯,以後定會小心謹慎,不再如此張揚了。」她扶着臉,低斂着眉眼道。

說到底,也是高側妃過了些,他寵誰,高側妃就為難誰,此事也不是頭一回了。

「想要什麼補償?」他問。

「王爺,婢妾入府也有半個月了,婢妾想給母親報個信兒,婢妾在王府得了王爺疼愛,婢妾心中感激,但家中定是還不知道婢妾過得這麼好,想着王爺允了婢妾給家中寫信。」她抬眼,滿眼期待的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寫滿了天真和歡喜。

睿王看着她這般純真,苦笑一聲,「這有何難,明日你便回門吧,正好,王妃有身孕後也未曾回侯府與家人團聚過,你們一道回去便是。」

錦心聞言,大喜過望,一把抱住睿王,這次是真心的笑了出來,「婢妾謝過王爺。」

「這些都是王妃給你送來的?」他看着她頭上簪的珍珠墜釵問道。

「是,也是婢妾不知分寸,王妃寬慰了婢妾,婢妾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不會有下次了。」她小心謹慎道。

睿王好看的眉頭再次蹙起,「你何必如此卑微,是怕本王不給你做主嗎?」

錦心聞言,神色變得緊張慌張,忙道,「不是,今日之事,婢妾不想再提起,只希望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就……就當過去了。」

說到最後,她聲音矮了下去,細如蚊吶,神色躲閃着,十分怯懦,看得他心裏不舒服。

「你倒也不用這麼看低自己,是本王抬舉你,難道這府里還有人敢質疑本王嗎?」

「婢妾知道了,婢妾是王爺抬舉的人,婢妾不能瞧不上自己。」她聞言,欣喜一笑道。

這話舒緩了氣氛,他無奈一笑,看見她臉上的傷,他眼底卻閃過一絲冷厲。

此時,婉月居里,高側妃知道王爺先是去了西苑梅香居,她氣得又在屋子裡發火,責罵下人。

「我讓你們去前院候着,見着王爺就請到我屋裡來,一個個的,辦事這麼蠢,王爺先去了那個賤人屋裡,這會不定怎麼裝可憐呢。」

「主子,您別生氣,氣壞自己的身子不值當,還是想想怎麼讓王爺消消氣吧。」身邊的冬菊忙上前安撫勸道。

高側妃聞言,哼了一聲,「不過是個出身低賤的奴婢,難道王爺還能為了她處置我不成?」

頂多就是責罵兩句,她到時候認錯說點軟話不就行了。

高側妃想的簡單,便讓人去門口站着看着,人來了,再請進來,她做做戲,哭幾聲,這事也就過去了。

以往的時候,她也沒少對那些新得寵的庶妃侍妾做過這樣的事,也就這次過分了些而已,但她不認為有什麼,王爺一時新鮮而已,過了便過了。

但等了一下午直到天黑,都沒等來王爺的消息,高側妃原本醞釀好情緒落淚的,卻遲遲等不來人,不僅坐不住了。

派人去打聽,這才知道,王爺去了王妃那,今晚在那邊用晚膳了。

高側妃頓時坐不住了,想要去棲鸞院找王爺,卻被冬菊攔住。

「主子,王爺明顯這會有氣,故意晾着您呢,您這會去那邊,不是讓王爺不痛快嗎?」

「那難道就讓王爺在那邊聽江玉淑的枕邊風嗎?」高側妃咬牙着急道。

「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您這回做的過分,當著滿府的下人的面打了王爺的臉,人是他瞧上的,東西是王爺賞的,你下了王爺的面子,王爺沒來處置您,也是給您面子啊,但您要是去了,王爺肯定會生氣,逼着他處置您呢,等他氣消了,您再去賠罪,說些好話,王爺也就不計較了。」

冬菊這話,終是讓她冷靜了些。

細細一想,也許明早王爺氣消了呢,只要他來找自己,這事就過去了。

而此時,棲鸞院這邊,睿王正在用膳,看着江玉淑忽然一個乾嘔,好一會兒後,江玉淑歉意的看着睿王,「掃王爺興緻了吧。」

「說什麼呢,你我夫妻一體,你又為本王懷着孩子,是本王讓你勞累了才是。」他難得的體貼道。

江玉淑聞言,眼底有些微熱,微微一笑,「王爺都說了,夫妻一體,生育的是我們共同的血脈,妾身甘之如飴。」

睿王放下筷子,大手撫上她的腹部,眼神有些期待,溫柔了許多,「等這孩子出來,若是男孩,父皇定會高興的。」

江玉淑也是滿眼期待的看着腹部,若真是男孩就好了。

「對了,王爺應該是去瞧過江氏了吧?」她問。

睿王收回手,淡淡嗯了一聲,嘆氣,「雲婉實在過於任性了些,從前不多計較,便是想着她年紀小不懂事,如今也該給個教訓才是。」

江玉淑提起耳朵,心底有些期待睿王會怎麼處置高側妃。

「就罰她半年月例銀子,貼補給江氏,再將她原先毀掉的東西,都讓她照價賠給江氏,你呢,上帖子給母后,讓宮裡派位禮儀嬤嬤來,好好教教她怎麼做一個側妃,免得將來她惹出禍事來。」

江玉淑聞言,滿心期待變成失望。

這樣的懲罰算什麼,教習嬤嬤來了,難道能改了她那個性子嗎?

不過,既然事情讓自己辦,也算落到了自己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