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其嬤嬤跪在地上求利大夫,利大夫求救地看着家臣湯陽,湯陽為難地道:「大夫,要不試試?」

利大夫冷笑一聲,「試試?將死之人,老夫接手,損的是老夫的名聲。」

其嬤嬤聽了這話,哭得幾乎昏死過去,一個勁地抽着氣喊:「我那苦命的孫子啊!」

綠芽上前安撫,把其嬤嬤扶起來坐到一邊去。

而家臣湯陽則跟大夫說:「那孩子着實痛苦,要不您開個葯,緩緩他的痛楚,對外絕不宣稱您曾救治。」

湯陽說著,便往大夫袖子里塞銀子。

利大夫這才道:「若是止痛倒還好,只是止痛也沒什麼用處,該去還是得去。」

「是是是!」湯陽也但求火哥兒去得舒適一點,那孩子着實可憐,也是他看着長大的。

利大夫正想進去寫方子,卻不料,那門砰地一聲就關上了,且還在裡頭上了閂。

綠芽認得方才關門時候看到的那一抹衣料,驚叫了一聲,「是王妃。」

其嬤嬤聽說是王妃進去了,又傷心又憤怒,像一頭髮瘋的母獅子般沖了上去,使勁地錘門,「你開門,開門,你想怎麼樣?」

裡頭傳出元卿凌的聲音,聲音不大,話不多,就三個字,「還有救。」

利大夫當場就冷笑一聲,「人都只剩下半口氣了,還有救?王府哪裡來的大羅神仙啊?」

其嬤嬤身子癱軟,絕望地看着湯陽,「湯大人,求求您,讓人把門撞開,老奴要陪着他,他害怕啊!」

湯陽沒想到王妃會在這個節骨眼上過來,真是湊什麼亂子?

看來王爺的話她還是沒聽進去。

既然如此,便休怪他稟報王爺。

他沉聲吩咐,「綠芽,去請王爺,王爺不在,我們不好對王妃無禮,再叫幾個人過來,把門撞開。」

「是!」綠芽也是氣憤得很,當下就小跑出去了。

湯陽便請大夫在院子的石頭上開方子,好叫人去抓藥。

元卿凌在裡頭聽到外頭的動靜,她只有抓緊時間。

火哥兒已經昏昏沉沉,但是一直喊着疼。

元卿凌看着他的傷口,眼角起膿,整個眼睛都腫起來了,是細菌感染了。

她打開藥箱,取出注射液,先給他注射了抗生素,再取出小葉刀和碘伏,消毒之後開始引流血膿。

沒有麻藥,強行引流,小孩子受不住,痛得慘叫起來。

外頭的其嬤嬤聽着孫子慘叫,發了狠地用頭撞門,賭咒道:「你有什麼便沖我來,你折磨了他,我便是死也不會放過你。」

「太殘忍了!」大夫聽着這慘叫聲,也不禁搖頭道。

湯陽又氣又心疼,但是怕其嬤嬤把自己給撞壞了,只得上前拉住了她。

綠芽很快就把楚王請過來了。

楚王剛進矮院門口,便聽到裡頭傳來火哥兒的慘叫聲。

其嬤嬤見楚王來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哀哭道:「王爺,救老奴的孫子啊!」

楚王眸子一沉,臉色鐵青地道:「來人,撞門!」

府中幾名侍衛連忙便上前撞門,幾人一起撞,不過三四下,門便被撞開了。

其嬤嬤衝進去,見元卿凌手裡拿着刀,地上一片沾染了血污的棉花,她衝過去攔在身前,「你這是要了我的命,你這是要了我的命啊!」

「奶奶,我疼,我疼啊!」火哥兒全身顫抖,用盡全身的力氣拉住了其嬤嬤的手哭喊着。

元卿凌已經處理完了,本還想包紮一下的,但是看着來不及了。

她提起藥箱,眼前倏然被一道陰影籠罩,剛抬頭,一巴掌便落在了她的臉上,直打得她耳朵嗡嗡嗡地響,臉頰火辣辣得麻木了好一會兒才覺得辣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