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憶晗的小說免費閱讀》 第19章

《時憶晗的小說免費閱讀》 第18章

時憶晗輕輕搖頭:「也不算是吧。但傅寧洲自己就有絕對的決策權,輝辰酒店的事他一個人就能拍板定案,不需要經過任何人任何部門。」「……」林珊珊當下起身,「所以,是傅寧洲故意卡的我?」…《時憶晗的小說免費閱讀》第19章免費試讀辦公室里,柯辰不時忍不住偷偷往裡頭辦公室的傅寧洲看。看過以後又忍不住打量林珊珊,眼神里的研判讓林珊珊沒好氣:「有事啊?」人還惦記着稍早前不小心撞上時他的嘰嘰歪歪。柯辰也沒好氣:「你這後門走得還挺有技巧。」「那可和我沒關係,我可沒敢肖想走你們老大的後門,是你們老大自己主動找我要的文件。」提到這個林珊珊就覺得奇怪,想到剛才她提到時憶晗時傅寧洲的反應,並不像不在意時憶晗的樣子。她想了想,朝柯辰湊近了些,壓低了聲音:「喂,問你個事,你們老大和他老婆之前感情怎麼樣啊?」柯辰瞥她一眼:「你打聽這個做什麼?」林珊珊:「好奇唄。」又朝他湊近了些:「到底怎麼樣嘛。」柯辰:「不知道。」林珊珊:「……」問了個寂寞。「不過。」柯辰打量着她,「你還挺會挑切入點,以前傅總確實從不給任何人開後門。」林珊珊:「時憶晗也不給?」「這得你去問傅總了。」柯辰摩挲着下巴,「人家時憶晗可從沒找過傅總開後門,誰知道傅總會不會願意為她破例啊。說不定傅總心裏一直在期待時憶晗找他呢。」「呿……」林珊珊拖長了嗓音,明顯不信。柯辰:「你可別不信,你沒發現,剛你一提時憶晗,他就變了態度?」林珊珊沖他「呵」了聲:「那不叫態度轉變,那不是聽說a,想逆着我家憶晗的意思選擇b嗎?說明你們家老大對於被我家憶晗甩了的事耿耿於懷,面子上過不去。」柯辰翻了個白眼,懶得和她爭。他跟在傅寧洲身邊這麼多年,面子對傅寧洲而言沒那麼重要。屋裡的傅寧洲已經看完提案,他按下了柯辰的內線電話:「你讓林小姐進來一下。」柯辰掛了電話,看向林珊珊:「林小姐,傅總讓您進去。」林珊珊狐疑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屋裡的傅寧洲,這才走了過去,抬手敲了敲門。「請進。」低沉冷淡的嗓音從屋裡傳來,林珊珊推門進去。傅寧洲扭頭看她:「你們的提案我看完了,我認為那個地段發展前景不錯,有合作的空間。」林珊珊有些意外看他:「所以,您是同意合作了?」傅寧洲:「我沒說。」林珊珊:「……」傅寧洲:「這只是我的個人看法,但最終要不要合作,還需要經過投資部門綜合評估。」林珊珊點點頭:「沒問題的。」又問他:「那你們這邊什麼時候方便給我個答覆呢?」傅寧洲:「半個月。」林珊珊皺了皺眉,半個月後出結果,哪怕過了,再加上掐合同,走合同,整個流程下來估計沒一兩個月定不下來,這個周期太長了,她有點不放心時憶晗。「能……稍微加一下速嗎?」林珊珊問,又舔着笑臉補充,「主要最近其他同事也在爭取別的客戶資源,我這不是怕被別人給搶了先機嘛。」傅寧洲抬眸看她:「沒關係,做生意也靠點緣分,如果真被搶走了,那說明輝辰和貴公司無緣。」林珊珊:「……」他這是話里話外都在透露着一個意思:他對他們商圈興趣也沒那麼大。林珊珊也不知道傅寧洲是真沒興趣,還是商場上的話術,她有點摸不透傅寧洲心思,也不敢表現得操之過急,乾笑着道:「也是,那我就靜待傅總好消息了。」面上說是這麼說,晚上回去後就忍不住和時憶晗狠狠吐槽了一通傅寧洲。時憶晗其實並不想再接收到任何關於傅寧洲的消息了,但還是耐心聽她吐槽完,聽到林珊珊說傅寧洲需要交由投資部門綜合評估時她皺了皺眉。林珊珊洞察力驚人,馬上察覺到了時憶晗微妙的情緒變化:「有問題?」時憶晗輕輕搖頭:「也不算是吧。但傅寧洲自己就有絕對的決策權,輝辰酒店的事他一個人就能拍板定案,不需要經過任何人任何部門。」「……」林珊珊當下起身,「所以,是傅寧洲故意卡的我?」時憶晗:「應該不是,他沒事卡你幹嘛,看不上直接拒了就行了。」「那……」林珊珊想了想,「他是看上了?」時憶晗不敢打包票:「我不知道。他這人做事向來雷厲風行,乾脆利落,如果看上了他直接就拍板了,不會丟給投資部磨半個月。」林珊珊也迷糊了:「那……他幾個意思啊他?」時憶晗攤手,表示她也不懂傅寧洲在打的什麼算盤。林珊珊更是不懂。她還以為項目被傅寧洲丟到投資部評估就沒她什麼事了,沒想到接下來幾天,每天都被通知去輝辰洽談,似乎是對她們商圈很感興趣,一天一個疑問。洽談對接人是柯辰,洽談的地方就在他辦公區的會議室或者是貴賓招待室。於是毫不意外的,林珊珊每天都花式遇見傅寧洲,見他的次數比她過去兩年見的還要多。看書溂她和時憶晗是好姐妹,她的工作又是常年在外面跑動的,上班偷懶去找時憶晗或者節假日去找時憶晗是常有的事,但哪怕是節假日或者周末過去,她能碰到傅寧洲的機會並不多,她不知道傅寧洲是真的工作狂魔到常年無休還刻意避開她過來的時間,把空間留給她和時憶晗,但過去兩年了,林珊珊真沒這麼頻繁見傅寧洲。wwW.KaИδHU五.net而且她發現傅寧洲最近似乎對她挺關注,以前哪怕他在家她過來遇到,他也只是客氣打個招呼就回房了,現在雖然沒打招呼,但忙碌中的視線卻是不時往她這邊看一兩眼,眼神里總帶着幾分若有所思。「你是傅寧洲最近是不是有大病?」下午,趁着吃飯的空檔,林珊珊忍不住微信視頻和時憶晗抱怨,「每天讓我過來他們公司,今天對這個有疑問,明天那個有疑問,他們就不能一口氣把問題整理清楚,再一天解決掉?」她人剛在這邊談完事,也到了飯點,林珊珊懶得回家做,從輝辰出來就直接在輝辰集團樓下餐廳解決。時憶晗也正在外面吃午餐,聞言和她說:「你可以和他說的。」「我提過了,沒用。人家大老闆就愛折騰人。」林珊珊換了只手拿手機,抬頭時看到從外面回來的傅寧洲和柯辰,身後還跟着韓悅。韓悅手裡拿着個文件夾,冷艷漂亮的臉上是工作時的認真,似乎在和傅寧洲彙報着什麼,從嘴唇蠕動的幅度看得出來,她語速不緊不慢,節奏控制得宜。傅寧洲還是那副面色平靜的冷淡模樣,沒有看韓悅,但看得出來,有在認真聽。林珊珊看着這樣的畫面覺得刺眼,對時憶晗說了句「等會兒」後便掛斷了,拿起手機「咔擦」就給偷拍了個照片。也不知道傅寧洲是不是有所感,突然扭頭看她,黑眸里的精銳讓林珊珊瞬間有些被抓包的慌張和尷尬,但又很快冷靜下來,假裝沒看到傅寧洲,手舉着手機擋住臉,假裝在認真玩手機。傅寧洲扭頭低聲對柯辰吩咐:「你們先進去。」柯辰點頭:「好的。」「可是……」韓悅欲言又止地看了傅寧洲一眼,想說什麼,但終究什麼也沒說,只是順從地點點頭,「好的。」視線收回時,有意無意地掃了眼還在「認真」玩手機的林珊珊,而後收回視線,和柯辰一塊走進了大廈。傅寧洲朝林珊珊走去。————————————-林珊珊視線一直盯在手機上,沒留意到幾人的動向。她估摸着傅寧洲等人已經走了,這才假裝無事地放下手機,往傅寧洲和柯辰韓悅剛剛站的方向看了眼,只來得及看到一點韓悅和柯辰消失在大門口的背影。林珊珊尷尬地拍了拍胸口,收回視線時目光從桌上的手機掃過,手機屏幕還停留着剛才抓拍的照片,也不知道是她的抓拍技術了得還是韓悅看傅寧洲的眼神過於**直白,她眼神里的崇拜和欽慕毫不遮掩。像年少時一樣,林珊珊看韓悅的那種不爽感又來了,也習慣於馬上發泄,於是,她順手就把照片給時憶晗發了過去,並發了段信息:「你看韓悅看傅寧洲的眼神,我還真不信他們以前沒點什麼。」————————————-手機進了微信通知聲響起時,時憶晗順手拿起了手機,一眼便看到了照片里的傅寧洲和韓悅。照片中的傅寧洲穿着慣常的黑色西裝,盤正條順,身形高大挺拔,氣質一如往常的冷淡疏離,一米八幾的個兒,完美的身材比例和冷峻的氣場,再加上出色的五官,人隨便往那兒一站就是鶴立雞群般的存在,線條分明的側臉在夜色下帶了股凌厲的冷峻,是她熟悉的傅寧洲,卻也是熟悉得看到他的照片心臟會不受控地抽疼的存在。時憶晗並不想再關注任何與傅寧洲有關的信息,包括他的工作,他的生活,甚至是他的情感進展。她刪掉了照片,給林珊珊回了段信息:「他現在單身,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也別太放在心上。」想了想,又補發了一句:「你工作的事,我可以幫你參考。但傅寧洲的事,你以後別和我說了,我其實不想知道他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