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新娘逃婚,我轉身便娶了青樓花魁第1章 新娘逃婚(求加書架~)在線免費閱讀

待羽林軍總教頭趙弘白加入宴席後,宴席原本的賓客多少有些拘謹起來。

不過男人之間,幾杯酒下肚後,那點拘謹很容易就蕩然無存了。

酒過三巡。

五叔趙弘白的臉上已浮現醉態,他搖晃着身子站起來,拍着趙琰的肩膀說道:

「侄兒,今兒你在游龍山莊受委屈,五叔都知道。你別不信,當時我就抄傢伙準備帶軍把那破莊子給屠了。哎,可惜被你三叔公給攔了下來。」

「侄兒信的,族中長輩,五叔待侄兒最親。」

趙琰也站起身來,雙手托住站立不穩的趙弘白,又將他扶着坐了下來。

自從記事以來,五叔趙弘白雖然向來嚴厲,但總是對他偷偷關照。

就拿宗衛來說,蕭邑等人,都是那一屆羽林軍選拔中天賦極佳的苗子。

趙琰本以為宗府就是這麼安排的,一次偶然的機會,通過徐副官的講述才知道,宗府原本甚至不想給他配置宗衛,是五叔力排眾議,甚至要撂挑子威脅要不幹總教頭,這才將蕭邑等人安排給他。

「你真的不跟五叔去宗府?要知道,老慶王被完顏毒婦所害的傳聞並非謠言,甚至更慘,你跟五叔去宗府,雖說免不了責罰,但至少能保你一命。」

趙弘白語重心長地勸道。

「侄兒自有分寸,多謝五叔記掛。」趙琰恭敬地給趙弘白施了一禮,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

趙弘白眯着朦朧的醉眼死死盯着趙琰,隨後一口將身前一杯桃花釀飲盡,大笑道:

「哈哈哈,好,不愧是皇甫聖昀的外孫,有骨氣!」

嘶——

一直關注着趙弘白動靜的徐副官一聽到這名字,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他慌忙掃視一眼周圍,所幸並無太多人關注到這一邊,席中賓客大都喝得較多,他趕緊前去拉住趙弘白的胳膊,關切地說道:

「教令,您喝多了,咱們要不先回吧!」

「我沒喝多!怎麼,我還不能提我師父的名字了?有本事把我也砍了啊!」趙弘白將徐副官的手猛地甩開,伸着脖子吼道。

這一吼,使得原本喧鬧的大殿忽然陷入寂靜,只有一些醉酒賓客鼻鼾聲在回蕩,尚能保持清醒的眾人紛紛抬頭看向二人,露出詫異的目光。

徐副官訕訕地笑了笑,抬手示意大家繼續,堆滿魚尾紋的渾濁雙眸帶着些無奈的目光看向趙琰。

趙琰也是一愣,這倒是他頭一回知道,原來五叔居然是他外公弟子。

他忽然明白為何這位五叔總會對他頗為關照了。

趙琰對這位聲名遠揚外公的印象不深,只在很小的時候見過幾次。

後來,他也是因為母妃被打入冷宮才知道,他外公皇甫聖昀涉嫌造反,皇甫氏已全族被屠。

外公那清瘦和善的面容從趙琰腦海中閃現,趙琰搖了搖頭,時間太過久遠,他現在也弄不清其中緣由,以後有機會再向五叔了解一二吧。

趙琰站起身,勾搭着趙弘白的胳膊,嬉笑着說道:

「五叔,您看您的侄媳婦等得也挺久了,是不是讓我先……」

「呀,對了,瞧我這腦子,光顧着拉你陪酒了。快去快去,別讓你那小嬌娘等急了~哈哈……」

趙弘白放下手中古銅酒盞,將手搭在徐副官的肩膀上,朗聲道:「走,咱們撤,別耽誤我侄兒正事~」

徐副官和趙琰一左一右將趙弘白攙扶出殿門,在趙弘白阻攔下,趙琰躬身施禮,看着二人步履蹣跚地離去。

「李統領,你先帶隊回去,我送教令回府。」

皇子府外,徐副官對着羽林軍領頭的一位將領下令道。

「喏!」

待羽林軍走遠,原本搖搖晃晃的趙弘白渾身忽然冒出一股熱氣,迷糊的雙眼也逐漸清亮起來。

「這桃花釀確實夠烈,差點把老夫撂倒了。」

趙弘白晃了晃腦袋,回頭看了一眼皇子府方向,雙眸中閃爍着一絲笑意。

「教令,咱們不把八殿下帶回去,您就不怕真的出事?」

徐副官略有些擔憂地說著,隨後也運轉起真元,將一身酒氣盡數驅散。

「此子已今非昔比,等着看好戲吧。皇甫的血脈,怎麼可能會是個廢物……」

……

皇子府內院喜房。

昏燈紅燭,一室的醉香。

趙琰與柳清婉這對新人正舉杯對飲,幾杯桃花釀下肚,二人間的氣氛也愈發旖旎。

「殿下,如您所言,那明日他們若真是拿來陛下的御詔可如何是好?」

柳清婉白皙的臉頰已滿是紅霞,輕抿一口桃花釀後,貝齒輕咬,問出了心中的擔憂。

「放心,父皇不會下這個御詔,他就算親自下令讓禁軍來抓我,也不會放任宗府隨意執法。」趙琰篤定地說道。

「為何?」柳清婉撲閃着大眼睛,好奇地問道。

「屁股決定大腦,從他坐上那個皇位起,他就不是完全的趙氏族人了。」

看着泛着迷糊柳清婉,趙琰寵溺地笑了笑,耐心地解釋道:

「九州四大國的皇權都是無極宗的附庸,與此同時,大夏宗府對皇權的還有着諸多制約,一國之君,怎能容忍自己處處受限,但凡能限制宗府權力的地方,父皇都不會鬆手。」

柳清婉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嘟着紅唇若有所思。

那可人的模樣看得趙琰怦然心動,伸出手指點了一下她秀麗的鼻尖,柔聲道:

「娘子,別想了,咱們該做正事了~」

「啊?」

柳清婉先是一愣,兀然想到了什麼,嬌嫩的臉龐羞澀地低垂下來,十根纖細如玉蔥般的手指緊緊抓住衣袖,微微輕顫。

隨後她只覺得身體一輕,反應過來時已被趙琰扯入懷中,不由得一陣驚呼。

趙琰見她緊張閉眼的模樣,嘴角不由得滑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他兀地抱起柳清婉柔軟的嬌軀,徑直往床榻走去。

衣衫漸離,待扯去最後一層薄紗,胴體如雪,媚眼如絲。

柳清婉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只是順從地閉上眼睛,笨拙地配合著。

佳人的嬌喘讓趙琰情難自禁……

……

嗡——

雲消雨歇的剎那間。

柳清婉渾身驟然白光亮起,雖身無寸縷,卻聖潔無比,猶如仙女降世!

趙琰也忽感一陣清涼的氣息入體,竟讓他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撕裂感,早有預料,他立即開始運功吸納……